《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8章 跟着我安全

蕭屹川偏眸看他。

蕭陵游不情不願坐下。

蘇挽覺得這飯吃的憋屈,也沒跟小孩子計較的心思,淺聲問:「用完膳能出府嗎?」

「你還在禁足。」蕭屹川垂着眸子回。

蘇挽喪氣的哦一聲,胃口減半,吃了一口餛飩後擱下筷子起身行禮,「王爺您慢用,妾身回去禁足。」

蕭屹川見她整個人懨懨的,只吃了幾口,冷眼掃過吃的極為開心的四隻,「以後日日來請安,若是被我發現偷懶,打斷你們腿。」

四隻立即頷首:「是。」

他用完膳,吩咐青狐取了一點,回房。

四隻見他的對臭女人這麼好,不由得同時撅嘴。

憑什麼要對臭女人這麼好!

哼!

房內,蕭屹川命青狐放下早膳,淡聲道:「想出府也可以,一刻鐘用膳,換男裝,帶你去西郊莊子,我的馬可不等你。」

蘇挽倏地站起,「西郊?」

不是昨日童屍命案的那裡?

她能不能不去。

蕭屹川見她遲疑,冷聲道:「跟着我會安全些,至少沒人把蛇放你凳子上。」

蘇挽微怔,緩緩偏頭。

「啊——」她猛地跳到男人懷裡抱住他脖子,「靠!這蛇有毒啊!蕭屹川!你還讓他養!」

她往他身上蹭了蹭,胳膊緊緊的圈住他脖子。

蕭屹川拍拍她腰,「陵游的蛇都很聽話。」

他取下隨身攜帶的香包塞她手裡,「拿着,裏面有雄黃,它不會咬你,下來,不成體統。」

蘇挽慢吞吞鬆開他脖子,滑下來,抱住他胳膊躲到他身後,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條黑橙相間的蛇,周身雞皮疙瘩浮起來。

她扯扯他寬袖,求饒,「你讓它走,否則我怎麼換衣服。」

蕭屹川看了眼青狐。

青狐頷首,抽刀一個閃身,毒蛇被挑出屋子。

蘇挽鬆口氣,頭磕到男人強有力的臂膀上,喃喃自語:「嚇死我了。」

蕭屹川順手拍拍她頭,「不吃飯就去換衣服,到了莊子再用午膳。」

蘇挽點頭,飛快換好男裝,同他離開王府。

通體漆黑的烈馬奔馳在熱風中,蘇挽躲在男人寬大的披風裡憋的難受,她掙了掙,露出一隻眼睛。

見城門就在不遠處,又躲回去告訴自己再忍忍。

「參見定北王……」

士兵拜見聲傳入蘇挽耳朵,身後男人微微俯身壓住她,低低道:「再等等。」

黑馬竄出城門,蕭屹川鬆開攏緊的披風,雙腿夾住馬肚子示意它慢些。

蘇挽呵出一口熱氣,急促的深吸幾口氣,身子靠回男人懷裡,半晌,她直起腰看向四周樹林。

「這種路不會有刺客吧。」

他這種大人物出城,沒刺客刺殺,對不起她看的那些電視劇吧。

「害怕?」蕭屹川單手勒着韁繩輕甩,另一隻手扶住她歪歪扭扭的身子,隨口問:「你沒學過騎馬?蘇家怎麼也是大戶人家,沒讓女子跟着學馬?」

蘇挽抿抿唇,沒答。

她怎麼知道原主會不會騎馬!

蕭屹川見她默認,拍拍她手示意她握住韁繩,「這年紀學也不晚,本王教你。」

他端正她的身子,淡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