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3章 他只是個孩子

她跳開三米攀上廊柱,整個心都堵到嗓子眼。

古代的冷血動物都這麼猖狂嗎!

大白天的就能爬出來。

好嚇人!

她餘光瞥了眼院子里絲毫沒受影響的男人,心裏罵他一句。

好歹是個王爺,府里就不能清理清理這些東西嗎?

咬着孩子有他哭的!

罵完他,她從廊柱上跳下來,認真看了眼盤在茶几上的小黑蛇,確定沒毒後她快步走過去,掐住蛇的七寸朝鶯語招招手:「來來來,派人把皮給剮了,中午燉個湯補補。」

鶯語滯了滯,小聲提醒:「王妃,這是大公子的寵物。」

「嗯?」蘇挽懵了一瞬,凝向手裡垂着長身的小黑蛇,「寵物?」

靠!

一個四歲的小孩養蛇?!

沒搞錯吧!

她要不是在農學院進修七年,見多了這些東西,她是斷斷不敢碰這玩意兒的!

小孩養這個也太危險了吧!

她想了想,正色道:「找個籠子關起來,他養太危險,回來給放到山裡。」

鶯語:「……」她家王妃是不是對大公子有什麼誤會。

危險?

他比蛇危險,好嗎!

蘇挽見她沒動,指尖戳戳她額心,「想什麼呢?快去啊。」

鶯語餘光瞥了眼躲在長廊拐角後的四隻小魔王,啊一聲,捂住肚子,皺眉心緊蹙:「王妃,奴婢肚子突然好疼。」

她迅速拂拂身子,「奴婢先去茅房,請王妃恕罪。」

粉衣身影一溜煙兒跑的飛快,留蘇挽拎着蛇獨自留在原地愣神。

「哎,蕭屹川,小孩子養蛇不好吧。」

她拎起手裡小黑蛇看向已經停下擦汗的男人,「嗯?怎麼處理?」

「你叫本王什麼?」蕭屹川擱下汗巾換了塊乾淨的白絹慢慢擦拭刀刃,沒看她,蘇挽卻感受到一股無名的壓迫感。

「啊,王爺。」蘇挽趕忙低頭,她居然忘了這是男尊女卑、皇權漫天的時代,她怎麼能直呼其名!

蕭屹川瞥她一眼,漆黑凌厲的眸光落在她手裡的小黑蛇上,少頃,他道:「既然不怕,放了便是,咬着他也不過疼一下,不用在意。」

蘇挽:「……」不負責任。

她沒理他,視線掃過四周,抬步朝後院走去。

躲在長廊後的四隻見她朝他們的方向來,拔腿就跑。

蘇挽遠遠看見四隻跑走,誒了聲,快跑着跟上。

四隻見她追他們,朝四個方向分別跑去。

蘇挽跑了幾十米,氣喘吁吁的撐住膝蓋,看了眼四隻跑走的方向,微嘖一聲。

小孩兒就是能跑,比追豬還累。

「追他們幹什麼?」

男人閑庭散步似的出現在她身旁,略微不屑的眼神落到她身上,「他們都是我養大的,武功都不錯,你一女流之輩追不上。」

蘇挽:「……」媽蛋,會武功了不起是嗎!

她現代知識分子,居然被古代人稱為女流之輩!

氣死人!

「追不上便追不上。」她慢悠悠的捏住小黑蛇的腹部,掃向四周,漫不經心道,「那中午燉蛇湯好了。」

她鼻子嗅了嗅,轉身朝廚房方向走去。

躲在一棵樹後的蕭陵游聽見她話,常年不變的冰山臉顯露一絲慌亂。

「站住!」

他從樹後跳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