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1章 遇上他不如撞上鬼

「讓開!讓開!定北王府辦差,行人避讓。」

夕陽餘暉中,兩匹褐色戰馬飛馳開道,馬背上身披黑甲的士兵揚着馬鞭高聲大喊。

盛安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立即避讓到兩旁,接連跪地,俯身拜見,「參加定北王。」

紅袍加身的男人驅着烈馬在風中掠過一道殘影,急急朝城外奔去。

「今日不是定北王的大婚之日嗎?怎麼還辦差。」

「天家的事我們這些平頭百姓哪兒知道。」

「誰說是天家的事。」

「嗯?」麵攤前交談的幾人循聲望去。

「兄台可是知曉什麼?」一人好奇的坐到說話人身側長凳,等着他繼續往下說。

「聽說啊。」那人賣了個關子,見幾個人更好奇,壓低了嗓子,「聽說新娘子被牛頭山的余匪給偷走了,定北王應該是去救人的。」

「別吹牛了,誰有滔天的本事敢偷定北王的新娘子。」

麵攤老闆嗤一聲,拂拂手,聽熱鬧的幾人也揶揄着散開,覺得他扯謊也該打個草稿,把他們當傻子逗。

定北王是什麼人物。

飲馬瀚海,一柄黑刃長刀威震八方。

誰這麼不長眼敢偷他的新娘子。

笑話。

「哎,你們別不信,我親眼看見的……」

沒人理他。

破敗的城隍廟內,蘇挽總覺着有人在解她的衣服。

眼皮翕動,她一把攥住胸前的手,猛然睜開眼睛。

身前人被她突然瞪大的眼睛嚇了一跳,人滯了滯,低罵出聲:「他娘個奶奶腿兒的,居然醒了。」

他嗤笑一聲,猙獰的面容陰狠起來,「醒了也好,老子得看讓蕭屹川看看他的女人有多聽話!」

蘇挽一時無法消化他的話,見臟手朝自己伸來,她顧不上許多,抬腳就往男人心口一踹,用了她僅有的一點勁兒。

男人後跌幾步,嗤出一口血,又飛快撲上來惡狠狠的攥住她腳踝,罵道:「還挺有勁兒,來,讓爺嘗嘗……」

暗影覆落下來,蘇挽全身癱軟蓄力,只能雙臂擋着男人胸膛用力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救得了你!小的們,進來,等大哥爽完,就給你們……」

破廟門被推開,幾個滿目貪婪的男人搓着手進來,猥瑣的目光緊緊鎖着蘇挽半露的香肩。

「媽的。」蘇挽張口狠狠咬在男人側頸,嘗到血腥味後,猛的推開人連滾帶爬的往破廟後身跑。

「救命啊……救命啊……」

她什麼破運氣啊,研究生畢業答辯前幫師弟師妹追豬反倒被豬撞死,現在是穿越吧!

既然是穿越!都這種時候了!男主呢?!

男主呢?!

不會後面那個想強了她的狗東西是男主吧!

感化豬可以,感化人她不太行!

忽然,匪徒甩出一根長鞭捲住她腳踝。

「啊。」蘇挽尖叫一聲,直直摔到地上,身子被扯回男人身前,身上的袍子被地面的雜物劃破,細白手臂添了幾道劃傷。

「小美人……」

哧。

男人的血濺了蘇挽一臉。

她愣住,望着紅影拔出插入男人胸膛一半的黑刃長刀,回身幾個殘影,屋內瞬間血腥味瀰漫。

「嘔……」蘇挽捂住唇偏頭吐了。

原諒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