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追妻休要逃》[總裁追妻休要逃] - 第18章 媽咪發燒了

落落也是她的孩子。
當年老天爺對她不薄,一下子給了她兩個孩子,還是一對龍鳳胎,可惜的是沈梓安健康沒事,而她的女兒沈落落卻因為濃煙侵入心脾受到了傷害,一出生就在保溫箱里呆了好幾個月。
醫生曾經說可能救不回來了,是沈蔓歌苦苦哀求,再加上唐子淵在美國的勢力和經濟基礎,才讓落落活了下來,但是落落的腎臟器官卻先天性的衰竭,沒辦法和正常孩子一樣活潑健康的成長。
每年三百六十五天,落落大約能有三百天在醫院裏面待着。她渾身插滿了管子,終年臉色蒼白,沈蔓歌沒想到這裡都忍不住恨葉南弦幾分。
當初如果不是他,孩子何至於如此!
如今落落一年比一年衰弱,卻找不到合適的腎源,只因為落落和沈梓安的血型完全的隨了葉南弦的,是極少的熊貓血,而且還是陰性的。
醫生說除了相同血緣的近親進行腎臟移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可是葉南弦那麼一個冷血無情的人怎麼可能會自動捐獻出自己的腎臟呢?
當初明知道她懷了他的孩子,他都能那麼殘忍的一把火燒死她們母子,更何況是救落落了。
前塵舊恨讓沈蔓歌怎麼都忍不下這口氣。
她要讓葉南弦嘗一嘗被心愛之人背叛和傷害的錐心之痛,最後她要親手剖開他的胸膛,取出腎臟救自己的女兒!
這是他欠落落的,他就必須要還!
沈蔓歌被漫天的恨意瀰漫著,臉色也有些猙獰。
她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感覺渾身都被汗水打濕了。
想起身上的燒傷需要處理,沈蔓歌連忙起身,去沖了一個澡,然後去了唐子淵說的那家紋綉館。
師傅聽說是唐子淵介紹來的,對沈蔓歌十分恭敬。
沈蔓歌躺在床上,忍受着那些針密密麻麻的刺着她的肌膚,彷彿再次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場大火里,那麼的炙熱,那麼的讓人絕望。
她渾身被汗水和血水浸染着,卻死死地咬緊牙關,什麼也沒說,直到結束。
沈蔓歌的紋綉堅持了四個多小時,中途她甚至有些昏厥,紋綉師有些擔心,沈蔓歌卻讓他們繼續。結束的時候,她渾身都虛脫了,休息了好一會才站立起來,開車回了住所。
眼看着沈梓安和藍靈雨要下課回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