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迫嫁新娘》[總裁的迫嫁新娘] - 第19章 小醋罈子

霍西澤看了一場好戲簡直要拍手稱絕,「二哥,這位替嫁二嫂也太膩害了吧,這一出齣戲演的,恐怕她那個後母沒有好日子過了。」

陸寒霆雙手抄褲兜里,沒有什麼意外的表情,他的陸太太每天都在給他驚喜。

兩人正說這話,又有人湊了過來。

夏小蝶在這酒吧里,來來回回尋了好幾圈,正巧錯過了她爸媽的事。

這會兒好不容易又遇上陸寒霆,當即走了過來。

「是不是剛才的錢不夠?我可以給你多加一些。」

夏小蝶在心裏給自己鼓了把勁,昂頭大聲說道。

霍西澤在一旁噗嗤一聲笑出來。

真有不怕死的,放過她一次,還湊上來第二次。

陸寒霆正欲說話,就見一道絕麗的身影走了過來,是夏夕綰。

陸寒霆看着夏夕綰,幾秒後迅速將抄在褲兜里的大手拿了出來,「我什麼都沒有做,你也看到了,是她gouyin我的!」

上一秒還高冷不可侵犯的男人,下一秒就從神壇跌了下來,還用無辜的不能再無辜的語氣向夏夕綰告狀。

這一幕差點簡直驚呆了霍西澤,而夏小蝶受傷的內心當即被灑了一層寒霜。

「夏夕綰,又是你!」夏小蝶拽着拳恨得咬牙。

夏夕綰走了過來,纖柔的身體還擋在了陸寒霆的面前,「夏小蝶,我一直覺得你是低配版的李玉蘭,不過李玉蘭應該覺得欣慰,因為你還是得了她的真傳,喜歡搶別人的男人!」

「你……」

夏夕綰不等夏小蝶說話,直接抽走了她手裡的那張支票,「五十萬?行啊夏小蝶,你怎麼有這麼多錢的,看來這一次你真的下血本了,你很喜歡我這個……小白臉吧?」

這五十萬是夏小蝶所有的儲蓄,她是真的迷上陸寒霆,傾其所有了。

夏夕綰可惜的嘖嘖了兩聲,「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你給再多的錢也沒有用,我這個小白臉看不上你。」

說著夏夕綰扭頭,望着陸寒霆那張俊臉,「告訴她,你是誰的男人!」

陸寒霆看着女孩溢出幾分嬌蠻的眸子,然後將薄唇勾出了一道寵溺的弧線,答了三個字,「綰綰的。」

綰綰的……

他以一種磁性好聽的嗓音將那句「綰綰的」說出口,簡直讓她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夏夕綰快速的收回目光,警告的看向夏小蝶,「夏小蝶,今天就算了,下一次要是讓我撞到你再來gouyin我的男人,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夏夕綰拉住了陸寒霆的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