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9章 最後期限

包括林銳在內的三十六名傭兵學員在這艱難而殘酷的訓練之下逐漸成長,他們每天早上4點半起床,6點開始長跑,或者爬山,而且必須負重,至少要負重三十公斤。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 首發

他們必須在不使用輔助設備的情況下在半分鐘內爬上5層樓高的磚牆,在80分鐘內全副武裝負重泅渡5公里,10公里武裝負重跳躍,3。5公里積雪山路武裝負重急行軍,另外還有仰卧起坐俯卧撐單雙杠杠鈴投彈等科目,以及布雷排爆水下滲透突擊潛水等內容。

在西伯利亞的冰水湖之中潛水,從來就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幾乎每過幾天就有人在水下凍得休克,然後像死狗一樣被拖回基地。唐坤對於這些辦法很簡單,就是酒。一種酒精度數足以燃燒的俄羅斯土燒酒,讓他們喝下去,按摩一下肢體,然後繼續運動,直到身體的血液流動徹底祛除寒意。林銳自己也曾經兩次遭受過了這樣的待遇。

所有學員已經不再用基地來稱呼這個訓練營了,冰地獄――這是他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西伯利亞的地下訓練營,就在這種陰沉冰冷充滿死亡氣息和槍械潤滑油的味道之下,整整持續了四個多月,直到第二年的春天。

這一天,按照慣例,地下基地的蜂鳴警報一響,傭兵學員們已經條件反射般地起身,迅速跑到基地的訓練大廳集合。

很奇怪,這一次召集他們的不是趙建飛或者昆汀和唐坤。他們戰成隊列之後,走過來的卻是一個英俊的中年人。他也沒有像趙建飛等人那樣穿着軍服,而是一身的西裝革履,在這地下軍事基地之中顯得很不搭調。

林銳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就是當時徵召他的那個米先生。

米先生似乎一點變化都沒有,依然是那張英俊而有些呆板的臉。他平靜地站在那裡,靜靜地看着這些傭兵學員。而包括趙建飛在內的三位教官都站在他的身後,昆汀這個歷來蠻狠的黑人,對米先生的態度卻謙卑得有些崇敬。

米先生看着所有學員微微一笑道,「我想你們之中有些人應該認識我,但也有一些並不認識。那就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米歇爾,當然這只是一個假名。通常我更願意你們叫我米先生。你們都是經過我所挑選進入公司的,實際證明,我也並沒有看錯人。這四個月的訓練,你們沒有一個人被淘汰退出。這一點我很高興。」

林銳靜靜地看着這個看起來有點瘦弱的中年人。雖然他還不知道這個人的真實身份,但是從趙建飛等人的態度來看,這個人應該是晨星軍事保安公司的高層。只是不知道這位米先生怎麼會突然到這裡來。

米先生平靜地道,「這幾個月的訓練充分證明了你們的可塑性,你們可以被培養成真正的精英戰士。但是戰爭從來不是一個人完成的,單兵作戰能力再強。也不過是一個人。接下來,你們這三十六人將會被編成六支小隊,六人一組。完成接下來的培訓。你們要學會的是協同作戰能力。建飛,你給他們說一下。」

趙建飛點了點頭,走上前道,「鑒於晨星公司的傭兵任務,大都會以小隊模式完成。我們會根據你們的自身特點,合理安排,組成這六個小隊。小隊內部沒有具體的分工,也就是說你們每一個人都必須掌握整個小隊所需要的全部技能。因為你們會被挑選出來執行高度危險的任務。隨時有人會死,我不希望因為一個人的死,而影響整個小隊的作戰效率。」

米先生平靜地揮手道,「好了,你給他們分組吧。」他扭頭看了一下昆汀和唐坤,「你們兩個,跟我過來一下。」

趙建飛看着這些傭兵學員沉聲道,「下面按我點到名字的開始分組……」

米先生卻直接把昆汀和唐坤帶到了基地後面的作戰會議室。他神色有些嚴肅,看着昆汀和唐坤道,「他們這幾個月的訓練怎麼樣?」

昆汀沉聲道,「從他們的個人的訓練數據上看還不錯,基本能夠達到作戰人員的一般標準了。」他把一本電子記事本遞給了米先生。

米先生接了過去,卻沒有看,而是把電子記事本放在了桌上。他淡淡地道,「你知道我並不看重這些表面數據。我要你真實地告訴我,他們有沒有做好準備?」

昆汀猶豫了一下,「他們畢竟還是些新人。」

米先生平靜地點點頭道,「也就是說,他們還不行?」

「就目前而言,他們的訓練成績確實還可以。」唐坤沉聲道,「不過,傭兵沒有上過戰場,也沒有見過血。就始終不能算是準備好。米先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說?」

米先生點點頭,「國際傭兵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傭兵生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