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5章 白熊

趙建飛對白熊一笑道,「看來有人對你不太服氣。樂文小說|白熊,教會他怎麼做人。」

白熊放下手裡的槍,獰笑了一聲走上來。周圍的人迅速散開了,林銳一米七八的個頭在這個俄羅斯巨漢面前也只有仰視的份。但是他的眼中沒有任何懼色,只是平靜地道,「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並沒有什麼不服氣的成分。」

白熊卻沒有說一句話,這個渾身肌肉充滿危險爆發力的大漢已經抬手一拳打向了林銳的胸部。他出拳迅速而且乾淨利落,擊打的位置也非常有講究。只要這一拳擊中,足夠衝擊林銳的心肺,造成短暫的休克。

林銳的動作也不慢,幾乎在白熊的雙肩一動的時候,他已經同時移動了腳步後撤。避開這一拳的同時,一個迅疾有力的腿法蹬在了白熊的腰腹部。他受過嚴格的武術的訓練,對於距離的把握和時機非常準確。

只是他這一腿卻只是讓白熊的身體微微頓了一頓,白熊愣了一下,隨即暴怒地轉身,反手就是一拳沖向了林銳的面部。林銳知道白熊的力量極大,不敢強行格擋,只得向後閃避。

白熊逼退了林銳之後,低頭看了看自己腹部的腳印。「又是******中國功夫!」白熊怒不可遏地脫下了身上的衣服,狠狠地摜在了地上,露出了一身鋼鐵一般的肌肉和滿是體毛的胸膛。「我整不死你這小犢子!」

他這一口東北口音的中文,讓林銳都有些愕然,也不知道這俄羅斯巨漢是在哪裡學來的中文。不過想想也有些釋然,俄羅斯和中國的東北地區接壤,這個大漢估計是在那裡學會的中國話,順帶着把東北老鄉的口音也給學了個十足。

趙建飛在一旁笑了笑道,「小心點,你把白熊惹怒了。」

白熊確實怒了,也不知道是對林銳踹了他一腳憤怒,還是對中國功夫有怨恨。這鐵塔一樣的巨漢,咆哮着沖了上來。出手再不留一點餘地。他的徒手格鬥技術是在前蘇聯時代的特種部隊所里流行的純軍事格鬥術,西斯特瑪。這種源於俄羅斯民間的格鬥術包含着徒手格鬥及器械格鬥兩部分。後來在被蘇聯特種部隊所吸收後,應軍事要求在原先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出了暗殺和反暗殺技術。

在經過軍隊實戰數據的分析及整理歸納後,這種武術被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現代科學數據使得這一古老的武術更加符合運動力學及人體生理學,甚至有着專門的呼吸方法來幫助減輕身體被攻擊所產生的痛楚感。所以又被稱為俄羅斯柔術。

這個白熊似乎深諳其道,他雖然暴怒,卻沒有再盲目進攻,而是死死盯着林銳的一舉一動,一邊和林銳保持着距離,一邊尋找着機會。他明白自己的體格就算是再挨兩下也無所謂,但是林銳只要被自己擊中一下,就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

在纏鬥之中,白熊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接近了林銳。他雙手扯住了林銳的衣服,狂吼一聲,擰腰倒舉幾乎把林銳整個人掄了起來,向後倒摔。這是摔跤之中的德國式後橋背摔動作,從背後抓住對手的腰部位置,再依靠自身的腰力抱緊對手往後面拋出去。

林銳從被他抱住到過頂後摔,整個過程在電光火石之間。林銳雙腳一離開地面,就知道不好。連忙伸展腰腹,雙腳盡量向後撐開。在自己摔倒的時候保持雙腳先着地,並且死死支撐住自己的上肢,在一瞬間他的身體向後彎成了一個很大的弧度,避免了後背和頭部着地帶來的衝擊。

並且借這個機會屈身而起,根本不帶任何停留地一個翻滾到了白熊的側面。白熊這時也才剛剛起身,瞬間林銳的腿就到了,而且林銳這次攻擊的是白熊的膝蓋外側。「啪啪啪」一陣連續的急速踹擊。

白熊的膝蓋終於支持不住,軟向了一邊,林銳趁他身體矮下來的時候,提起膝蓋撞向他的下顎,這一下終於是把白熊給放倒了。他先是因為膝蓋被踹傷,身體處於下沉的姿勢,又接上這一個頂膝的衝擊,整個人都向後仰倒了。

「漂亮!」圍觀的學員們一陣歡呼,掌聲不絕。

趙建飛也慢條斯理地鼓着掌,淡淡地道,「確實漂亮。不過好看歸好看,並不能證明什麼。你們知道白熊的真正身份么?」

林銳和眾人都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趙建飛嘆了一口氣道,「他既不是什麼格鬥專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