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4章 訓練營

半個月之後當林銳踏上這片陌生的土地時,他才明白,趙建飛所說的冰凍地獄是怎麼一回事。

連同林銳在內的十幾個年輕人,以勞務輸出為名,來到了西西伯利亞的森林。他們公開的身份是礦業勘察的技術人員,但實際上他們是傭兵。西伯利亞以嚴寒聞名,而晨星軍事保安公司的訓練營就在這片廣袤森林的之中。

時值嚴冬,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溫幾乎讓人的思維也凍結了。從下飛機到訓練營的這段路,他們一直擠在一輛破舊的卡車上相互取暖。直到趙建飛讓他們下車,林銳和其他人才掀開了篷布從卡車的後面下來。

「我們到了。」趙建飛冷冷地道,「前面就是基地了,所有人都下車站好。白熊,清點人數。」

被趙建飛稱作白熊的是一個俄羅斯大漢,金髮碧眼將近兩米的身高,一身的魁梧的肌肉幾乎把身上的迷彩服撐得像是緊身衣。他清點了一下人數,點頭道沒有問題。

「所有人都注意了,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趙建飛冷冷地下令道。

「什麼?」所有人頓時就炸鍋了,「為什麼?現在這種低溫,你想殺人啊。」

「你們有兩個選擇,要麼脫掉所有衣物跟我走,要麼留在這裡凍死,我沒有意見。」趙建飛冷酷地一笑道,「雖然你們在來之前都曾經受過調查。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可不想你們之中有人偷偷帶着gps定位儀,或者亂七八糟的手機,把基地的位置給暴露了。放心,光着身子跑上幾公里,還不會凍死。你們有五分鐘時間,照我說的做,立刻,馬上。」

「你自己脫光了試試!」人群之中有個不知死活的年輕人吼了一句。

他的第二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那個俄羅斯大漢「白熊」給單手扼住了脖子。像是抓起了一隻小雞一樣提離了地面。這個人的塊頭也不算小,但是在「白熊」的面前幾乎像是一個沒有還手之力的孩子,提在空中手舞足蹈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好了,放開他。」趙建飛微微一笑道,「看來這是一個有勇氣的傢伙,不過干我們這一行從來不缺乏勇氣,而是缺乏頭腦。有頭腦的人應該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不可以說。好了,白熊,你快掐死他了。」

俄羅斯大漢一臉冷漠地把那個人甩在地上。

那個人跪在雪地上,摸着喉嚨,大口的喘息着。剛才那一下,白熊差點把他給掐死。林銳看得很真切,這個白熊剛才的那個動作迅捷而且準確,只要他手上的力度再大一點,這個人一定會被他當場捏碎喉嚨,而不會發出一點聲音。這是純正的戰場格殺技巧,沒有太多的花哨,血腥而且直截了當,講求一擊致命。即便是林銳練武多年,也不免感到一絲寒意。

「你們只剩四分鐘了。」趙建飛平靜地看着手錶。

所有人都屈服了,紛紛脫下了衣物,甚至趴在地上的那個人,在狠狠瞪了一眼趙建飛之後也開始脫掉了身上的衣物。林銳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別人做什麼,他也照着做。

白熊面無表情地用車上的備用汽油澆在這些衣服上,然後一把火燒掉。

「很好。」趙建飛看着這幫在零下四五十度低溫之中瑟瑟發抖的年輕人,露出了他標誌性的笑容。「跟着我走。順便友情提示一下,不想殘廢的,走了一段路之後,用手搓揉一下雙腳。我可不想把你們帶到基地之後,就有人因為低溫凍傷而截肢。」

看着一群光着身子的男人在雪地里奔跑,白熊在後面哈哈大笑。

他們沒有辦法不跑,在這樣的低溫之下,他們如果不讓自己的身體充分運動起來,隨時會被凍僵的。

基地的入口是一個山洞,似乎整個訓練基地都是修築在山腹里的。門口有着嚴密的安保措施,除了崗哨,林銳甚至發現遠處還有幾個隱蔽的火力點,其射擊的範圍足以覆蓋整個入口,不留一點死角。這裡儼然是一個軍事要塞。

趙建飛把這些人帶了進去,每個人進入之前都經過了再次檢查,以確保沒有攜帶任何電子設備。不過很快他們就都領到了屬於各自的衣服,林銳拿在手裡看了看,有些微微皺眉。因為這些衣物像是制式的軍服,只是根本看不出屬於什麼國家和兵種的。

「你們有五分鐘的時間整理好,然後跑步到大廳里集合。我不喜歡遲到。」趙建飛冷冷地道。

這一次所有人都沉默了,沒有人再敢質疑他的任何一句話。

幾分鐘之後他們收拾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