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3章 冰地獄

「你認為我是哪種人?那種為錢賣命的人?」林銳看着米先生道。し

「你是個戰士。而戰士,只有在戰場上才能算是真正的戰士。」米先生淡淡地道,「其實我們選擇你,也有其他方面的考慮。你的社會關係簡單,除了你爺爺之外沒有什麼親人了。即便是真正出了什麼意外,也沒有人會追究。」

「你說的意外,是像你這樣殘廢了,還是根本就把命送掉?」林銳看着米先生道。

「一切都有可能。」米先生平靜地道,「不過你放心,即便是你意外身故,我們也會負責到底。如果你死於戰場,公司會給你的賬戶打上一筆錢,足夠你爺爺養老。如果你活着完成了我們的合約,當然更是皆大歡喜。」

林銳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站起來,他收起了桌上的那份合同,看着米先生道,「我需要再考慮考慮。」

「這是一個足以影響你命運的決定,我也希望你考慮清楚。不過別太久,你知道機會稍縱即逝。錯過了,就永遠不會再來了。我很期待我們能夠成為同僚。」米先生看着林銳一笑,把一張名片遞給他。「考慮好了,給我電話。」

林銳沒有說什麼,只是拿着那份合同安靜地離開了。

米先生站在窗口看着樓下林銳孤獨的背影漸行漸遠,眼神平靜得如同一潭死水。他很少看錯人,他已經知道這個年輕人會考慮他的話,甚至會應下這份工作。他沉默地拿出了一支煙,卻沒有抽,只是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有人走近了這間辦公室,來的人大概三十多歲,頭髮剪得很短,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他看着米先生微微一笑道,「你似乎很在意這個年輕人,他有什麼特別么?」

「每一個人都很特別,雖然他們身上有着很多類似的地方,但是從嚴格的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你很特別,他自然也不例外。」米先生沒有回過頭,似乎知道問他話的這個人是誰。

「嘿,你這話好像在故意掩飾什麼。」那個人笑了笑,走到他的身邊,拿出了打火機點着了湊上去。

米先生嘆了一口氣,吹滅了火焰,搖搖頭道,「我戒了。」

「我沒聽錯吧?公司的傳奇人物,叱吒傭兵界的銀狼米歇爾居然都已經戒煙了,這個世界真瘋狂。看來你是刻意要和以前的生活一刀兩斷了啊。」那人聳聳肩道。

「總有一天,你也會像我一樣退下來,走進公司的管理層,有新的生活。沒有那一身滿是汗味的迷彩服,沒有血腥味,甚至沒有硝煙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西裝革履,辦公室,咖啡杯。人要生存,就必須融入環境。這就是我現在必須面對的環境。」米先生平靜地道。

「等我活到那一天再說吧。」那個穿着黑色大衣的人笑了笑道。

「趙建飛,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米歇爾看着那個人。

那個黑色大衣的人點點頭道,「辦妥了,新招收的一共十五人,是來自全國各地。我親自考察過,有不少好苗子。一個月之後,他們將會被送往訓練營。我們有正規的合同,走正規的出國勞務簽證。不過,剛才那個小夥子,他似乎還沒有確定下來。」

「他不是你需要擔心的問題,我不會看錯人,他是會來的。」米歇爾淡淡地道。

林銳回到了家,已經過了平常的飯點,他也已經來不及做飯,只是在路上順便買了幾個饅頭。回家之後,他走進了爺爺的房間。老人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他回來了,只是痴痴獃獃地看着窗外。

林銳走到他身邊,拿起了饅頭遞給他。「吃飯了,爺爺。」

「吃飯……」老人獃滯地轉過身,用機械的聲音重複着他的話。

「是的,該吃飯了。」林銳笑了笑道,「饅頭是剛出籠的,買的時候還是熱的,現在都還是溫的。你坐着慢慢吃,我去燒點開水。」

「兒子,你回來了?不知道小銳吃飯了沒有,要不然你給他送去?」老人顫巍巍地道。他並不認識林銳了,這幾天一直把孫子當成兒子。他的記憶一片混亂,很多時候還是停留在幾年前。

「爺爺,我就是小銳。」林銳勉強笑了笑。內心卻是一片苦澀,誰能想到,現在這個連意識都不清楚的老人,曾經得過全國武術的冠軍。年輕的時候,憑着一身好拳腳,尋常幾個人都沒法近他身。可是現在,他連低頭穿鞋都有些困難。

「爺爺,我今天出去找工作了。」林銳看着爺爺,低聲道,「有一份工作,不過有些危險。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