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8章 智囊

林銳回過頭看了看秦奮和陳南慶,低聲道,「你們都聽見了?」秦奮和陳南慶都沉默地點點頭。樂-文-

「唐瘋子和其他小隊正在趕過來,但是在這之前只能靠我們自己了。」林銳頓了一下道,「現在我們不能再待在要塞里了,必須設法衝出去。只要我們設法渡過了那條河,就安全了。不過那裡是一片開闊地,而且是雷區。」

「要是我的話,我情願在這裡戰死,也不想去踩雷區。」陳南慶搖頭道。

林銳理解他的意思,這種反步兵地雷是一種極其歹毒的武器。主要用於防禦,保護邊界兵營或重要橋樑等戰略目標,以及限制敵方移動。它們的關鍵特性是殺傷,而不是殺死敵方士兵。其邏輯是,在戰場上處理一名受傷的士兵比一名死去的士兵需要更多的資源。所以被這種類型的地雷炸了,絕對在一時之間是死不了的。但是比死還殘忍的是,你得拖着一條斷腿在戰場上前進。

秦奮正想說話,突然聽到通訊耳機之中傳來的聲音,「把你的頭盔給林銳,我要和他通話。」聲音平靜而清冷,是米歇爾。

秦奮的臉色變了變,還是摘下頭盔遞給林銳,低聲道,「是米先生。」

林銳微微皺眉,接了過來。

「林銳,我理解你的憤怒。完成了任務卻失去了後援,反而使自己陷入重圍之中,換了我也會一樣憤怒。但是這種憤怒並不能拯救你們,反而會讓你失去冷靜的思考和判斷。記住,林銳,我不想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死。如果我不在乎的你們的生死,其實在你們完成既定目標之後,可以完全不用關注你們。但是我沒有。因為你們是我的戰友。同樣,我也是你們的戰友。我毫無保留地相信你們,但是只要求你們信我一次。」米歇爾平靜地道。

「相信你什麼?」林銳平靜地道,「相信你會救我們?」

「是的,我會救你們。」米歇爾沉聲到。「從現在開始完全聽我的指揮,你們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告訴我們怎麼做?」林銳沉聲道。

「首先你必須撿起頭盔戴起來,然後帶着你的小隊從東南角撤離。別想着通過雷區了,那根本不現實。只有依託東南角的舊建築廢墟,和對方展開周旋,才能贏得更多時間。一旦依託地形展開巷戰游擊,對方的人數優勢就很難得到體現。不過你們要小心,以色列傭兵對於這種作戰風格很在行。」米歇爾沉聲道。

「即便這樣,我們也堅持不了多久。我們現在兩人負傷,一人失蹤,另外阿虎還在外圍接應,但是目前的情況他根本進不來。」林銳搖頭道,「想靠三個人頂住格羅斯的攻勢才是瘋了。」

「我就是要讓格羅斯以為你們瘋了,只要你們堅持超過十分鐘,我就能設法幫你們了。」米歇爾沉聲道,「相信我,還有辦法的。」

「通過精算師?」林銳微微皺眉道。

米歇爾卻沒有明說,只是淡淡地道,「到時候,你們會明白的。現在,帶着你的人向東南方向移動,尋找一切可能的隱蔽。無論如何,絕不能停下。」

林銳沉默了一會兒,看了看陳南慶,又看了看受傷的秦奮,深吸了一口氣道,「明白了,完畢。」他把頭盔摘下來扔給秦奮,又從地上撿起了自己的頭盔,低聲道,「我們走,向東南方向隱蔽。」

這個軍事要塞的東南方向有一大片廢墟,原本應該是某個小鎮,不過早就被毀於戰火。只剩下了一些殘破的混凝土建築,和銹跡斑斑的車輛殘骸,亂七八糟的立在那裡。完全是一副破敗的模樣,不過佔地面積確實不小。他們三個人如果能夠安全到達那裡,那麼藉助這片廢墟和敵軍周旋,倒也是一個可以拖延時間,等待後援的辦法。

林銳用手按壓了一下身上的傷口,依然鑽心刺骨般疼痛。由於用過了藥物,血已經基本止住了,但是傷口的劇烈疼痛依然讓他雙眉緊蹙。

「我這裡有點葯。」陳南慶把急救包遞給他。

「算了,止疼葯會影響反應速度。」林銳朝他擺擺手道,「我寧願疼一點,但卻足夠清醒。秦奮,你怎麼樣?」

「我只是傷了一隻手,不影響行動能力。」秦奮搖頭道。

林銳點點頭道,「東南方的廢墟距離那個狙擊塔不遠。我想如果彭樂風沒有死的話,一定也會在那裡。畢竟這是這附近唯一能夠提供遮蔽掩護的地方。我們過去的時候小心一點,也許能夠遇上他。走吧。」三個人小心地沿着破碎的混凝土路面繼續向前,穿行在了這片廢墟之中。

期間他們遭遇過兩次搜尋他們的傭兵,一次被他們順利躲過去了。而另一次,卻發生了激烈的交火。這實在不是林銳想看到的結果,他心裏非常明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