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7章 孤立無援

「是的,長官,我想我們已經找到他們了。樂-文-」無線電之中傳來了激烈的槍聲和怒吼吆喝的聲音。

格羅斯憤怒地一腳把椅子踹翻了,他猛然回過頭看着江先生喝道,「怎麼會這麼快!?他們到底是怎麼來的?」

這個看起來有些文弱江先生聳聳肩道,「我警告過你,中午時分是很危險的。如果昨天你能夠信任我,讓我檢查基地的所有防務情況,或許我會給出對你最有利的建議。可惜的是,你卻把我綁在這裡一整晚,僅僅為了你那可笑而可悲的多疑。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就目前而言,這一場對抗你已經處於劣勢了。原本你的勝率是百分之七十,但是現在由於要塞正門被攻佔,和那支滲透小隊的存在,你的勝率已經下降到了百分之五十。」

他的話剛說完,格羅斯還沒來得及回答,突然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指揮室的天花板上落下了一陣灰土。格羅斯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不過他手扶着桌子,立刻站好,轉身憤怒地喝道,「這又是怎麼回事?」

「長官,是東面的通訊基站,他們炸毀了通訊基站。」大塊頭傭兵冷着臉轉身道,「我們的衛星通訊失聯了。」

「還是那幾個新人乾的?」格羅斯厲聲道,「他們不是已經被圍住了么?」

江先生淡淡地道,「也許是遙控炸彈之類的。一定事先布置好,趁着他們被圍的時候,出其不意的引爆。好引開你們的注意力。真不幸,格羅斯先生。根據我的分析,你現在的勝率已經降到百分之四十了。」

「你這混蛋!你在說什麼?」格羅斯憤怒地一把揪住了江先生。

「我在說什麼你應該很清楚。格羅斯,你是專業人士,但是也不要懷疑我在軍事觀察和評估方面的專業性。」江先生平靜地一笑道,「或許你該放開你的手,讓我幫你想想辦法,挽回這個頹勢。」

格羅斯放開江先生,冷冷地道,「頹勢?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頹勢!就憑那幾個新人,想要對付我?他們還差得多!正門失守,我還有第二道防線。衛星通訊癱瘓,我還有備用的無線頻率。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你就在那裡看着,我怎麼贏。」

江先生一臉平靜地道,「當然,我很期待。」

一陣彈雨之中,林銳俯身跳向左方的一處混凝土遮蔽物。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右側身體,打得他喘不過氣來。應該是穿透了他的陶瓷避彈衣,但是受到避彈衣的阻隔,子彈射入不深。他能感覺到,子彈擊中自己的肋部,感覺像有一把紅熱的鋼刀刺了進來。

格羅斯的傭兵們還在圍上來,他只能暫時忘掉疼痛,滾了一下,然後站起。現在他的射程里沒有什麼可顧慮的了。他扣了一下扳機,一個三發短點射擊中了對面那名傭兵的額頭。然後拉起陳南慶和秦奮一起鑽進了建築物。他們手中的武器噴出火光,追上來的兩個擁兵隨即倒在地上。

「搞什麼,秦奮,我不是讓你先躲着么?你居然自己跑出來了。」林銳怒道。

「放屁!我還能躲得住么?那個地方都是格羅斯的人,繼續躲着就是找死。再說,要不是我趕到了,你們現在還被火力壓制着抬不起頭呢。」秦奮大聲道。

林銳爬到混凝土台階上面,蹲坐在那裡。他真希望腹部鑽心的疼痛趕快消失。他沖秦奮和陳南慶作了個手勢――舉起兩根手指,接着又指了指自己。

這兩名隊友衝著建築物外的方向一輪掃射,迫使外圍的傭兵蹲下身去。而這時又有一個格羅斯的傭兵從建築物廢墟的另一側摸過來。

林銳從破碎的台階上躍出,猛地撲向獵物,把他的槍奪了過來。他力道很大,甚至把那人的食指和拇指都折斷了。林銳用手臂箍住他的脖子,把這個拚命掙扎的男人勒得昏了過去。

陳南慶跑出去監視樓梯。秦奮卻則蹲在窗邊,觀察外面過道的情況。「樓梯安全。」

「過道也安全,我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秦奮低聲道。

陳南慶走到林銳的身邊,捲起他的防護服。他的戰術手套被鮮血弄得直打滑。「子彈還在裏面。」他皺眉道,「不過這個深度應該沒有傷到臟器,不過出血很厲害。保持這個姿勢。」他從腰帶里取出一把匕首,沉聲道。「可能有點兒疼。」

陳南慶用匕首把彈頭挑出了林銳的體外。林銳看着這顆彈頭,苦笑道,「就這小東西,居然也讓人感到疼痛,就好像一百隻螞蟻在身體里爬似的。陳南慶抽出小刀,把傷口包紮好。「必須感謝你的避彈衣,要不然你就真的只剩半條命了。」他說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