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4章 一着暗棋

**安放完成之後,林銳習慣性地打開了無線通訊,向指揮中心回報情況,「代號驚雷,行動識別代碼452284406。第五小隊已經完成潛入,右側狙擊點已清除。第二目標已達成。」

在指揮中心,趙建飛和米歇爾相視一笑,都略微鬆了一口氣。林銳所說的第二目標達成,就意味着對方通訊基站的**已經安置完成。下一個目標應該就是按部就班的清理正門守衛了。所以趙建飛立刻回答道,「收到信息,按原定計劃定點清除要塞守衛,確保正面道路暢通,完畢。」

「收到,完畢。」林銳低聲應了一聲,轉身對秦奮和陳南慶做了一個繼續前進的手勢,三個人都繼續向前摸去。

其實在指揮中心,林銳等人的一切行動都被顯示在液晶屏上,因為他們的戰術頭盔上都帶着小型的攝像頭,這種戰場記錄儀會把他們的行動及時傳送回指揮中心。所以他們清理狙擊塔和安置c4**的情況,趙建飛和米歇爾都看得一清二楚。

「從目前來看,他們的行動還算是順利。」趙建飛點頭道。

米歇爾卻搖頭道,「是的,他們運氣不錯。但是要想對付格羅斯,他們還差得遠。」

「米先生,你的意思是……」趙建飛皺眉道,「他們會在接下來的環節出問題?」

「是的。這無關天賦,是經驗問題。林銳等學員已經具有了不錯的能力,但是經驗依舊是他們的死穴。這種戰場經驗的缺失不能靠訓練解決,只能靠一次次血與火的生死考驗慢慢積累。所以說見過血和沒有見過血的戰士,是完全不同的。」米歇爾嘆了一口氣道。「要塞正面的防禦是格羅斯的重中之重,即便是這種出其不意的突襲,也未必能夠保證成功。所以我還是必須幫他一把。」

「幫他們一把?」趙建飛臉色一變道,「不是吧,你……想親自動手?」

「當然不是,我已經完全退出了。我現在的角色是決策者,而非實行者。」米歇爾淡淡地道,「本來我不該這麼做的,但是鑒於目前的情況,如果不做一點小小的調整,恐怕他們會有很大的傷亡。我自己不會出面,但是我卻會讓一個人協助他們。」

「誰?難道你還留了一手?」趙建飛皺眉道。

「當然。永遠留一個後備計劃,是我的座右銘。」米歇爾淡淡地道,「我之前布下的那一枚暗棋,也該激活了。」

「你說的暗棋是誰,難道你在格羅斯身邊安插了我們的人?」趙建飛心中一凜道。

米歇爾點點頭,打開了身邊的戰術電腦,調出了一份檔案。他緩緩地道,「這就是我的暗棋。這個人叫將岸,一個非常特殊的人。我一直認為把他扔進作戰部隊可惜了,因為他太聰明了。所以我這幾年來,他一直跟着我。是一個可堪大用的人才。」

「就這個戴眼鏡的小子?才二十四歲,他能有多厲害。能跟我們比怎麼樣?」趙建飛皺眉道。

米歇爾搖搖頭道,「他和你甚至唐坤等人不一樣,你們之間沒有可比性。因為你們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將岸的作用,在於他的頭腦,我可以說他是最出色的幕僚和參謀,一個真正的智囊,這樣的人對我的作用極大。事實上我能夠進入公司董事會,手掌實權。這個年輕人居功至偉。」米歇爾的眼中流露出一種讚歎和惋惜。

「你怎麼把他安插到格羅斯身邊的?」趙建飛皺眉道。

「我動用了一些小手段,讓他成為了晨星公司的評估人員江。以觀察員身份介入了這次行動。」米歇爾微微一笑道,「現在他可能就在格羅斯的身旁。」

「軍事觀察員?」趙建飛一愣,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點頭道,「這個安排簡直太高了。作為晨星公司的觀察員,代表僱主身份檢查評估防務,是理所應當的。這也就是說,他會接觸到格羅斯的所有戰術防衛部署,和格羅斯本人。」趙建飛神色一動。

「別高興太早,格羅斯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即便晨星公司是這一次的僱主,即便是晨星公司的軍事觀察員也不可能被信任。將岸到現在還沒有和我聯繫,一定還被他控制着。」米歇爾嘆了一口氣道。

「話雖如此,但是你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很擔心。」趙建飛看着米歇爾道。

「我不擔心,是因為我相信,將岸的能力足以應付。」米歇爾淡淡地道。

在北高加索山區的軍事要塞里,自稱姓江的那個觀察員似乎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