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3章 深度潛行

林銳立刻低聲詢問在外圍執行監視的阿虎,「巡邏隊距離我們還有多遠?」

「已經很近了,來不及撤離,做好應對準備。—-」阿虎通過無線電低聲回答道。

「該死!」林銳一皺眉。

「現在我們怎麼辦?實在不行,拼了算了。」彭樂風的眼睛看向了瞭望塔上的那兩支狙擊槍。

林銳搖頭道,「不能冒險。這是在敵軍要塞里,一旦發生正面衝突,我們兩個人兩支槍沒有多少勝算。即便是射殺了他們,也會暴露我們自己。別忘了,我們的目的是滲透潛入,為其餘小隊清理障礙,打開缺口。一旦正面衝突,就意味着潛入行動的失敗。」

「那怎麼辦?!」彭樂風有些緊張地道。

「撤是來不及了,打又不能打。但願能夠矇混過關吧。」林銳一把將腳下傭兵屍體的頭套扯了下來,自己戴上,然後對彭樂風使了一個眼色。彭樂風心領神會地點點頭,也戴起了另一個傭兵的頭套。兩個人站在瞭望塔上,裝作毫不在意地看着下面。

這個瞭望塔有四層樓高,再說兩人都戴着傭兵頭套,巡邏隊應該不會看清楚他們的樣子。但即便如此,林銳也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異常劇烈。果然,一支四人巡邏小隊,慢悠悠地從下面轉過來,這些人也戴着和他們一樣的黑色頭套。

看到了林銳和彭樂風,他們像是並沒有發現異常,依然按照固定的巡邏路線緩步行走。幾乎距離林銳和彭樂風所在的瞭望塔只有二十米距離了。其中一個巡邏傭兵突然抬頭看了上面一眼。林銳和彭樂風雖然緊張,但是卻不敢有絲毫流露。

好在那個傭兵沒有發現什麼,而是對着他們做了一個手勢。這是一個戰術手勢,意味着沒有異常情況,安全通行的意思。

林銳點點頭,也對着他們揮了一下手,然後繼續端着望遠鏡向遠處看着,完全是一副盡職的傭兵模樣。他雖然端着望遠鏡,但眼角的餘光卻始終沒有離開這隊巡邏傭兵。他渾身的肌肉都處在一種隨時準備運動的狀態之中,只要這些傭兵一有異動,他就準備先發制人了。雖然他極力避免這種正面衝突,但是到了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也只能拼了。

彭樂風更是緊張到了極點,他偶然發現腳下那個傭兵的屍體流了不少的血,而其中一些已經順着瞭望塔木板的縫隙向下滲去了。要是被巡邏隊發現瞭望塔的地板正在滴着血……彭樂風簡直不敢想下去了,只盼着這伙巡邏傭兵早點離開這個區域。

誰知道這伙巡邏傭兵不但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在塔下的陰涼處站了下來。看這意思,他們還打算稍微休息一下,抽根煙。因為在這裡是一個死角,其他人很難發現。林銳等人選擇了這裡是為了方便偷襲,而他們則是為了偷懶休息,這還真是湊到一起去了。

也不能怪這些傭兵,他們昨天晚上整夜沒睡,就是為了應對可能的偷襲。只是熬到了早上才稍微休息了一下,結果到了中午又輪上了巡邏。這些傭兵本來就有些疲倦不堪,再被這中午有些暖意的陽光一曬,更是有些困意,所以他們打算在個瞭望塔的陰涼處休息一下,抽根煙再說。

他們倒是安逸了,林銳和彭樂風兩個人緊張得幾乎喘不過氣來。不過好在這幾個傭兵也不敢過多耽擱,匆匆休息了一下,就再次列隊巡邏,往回走了。始終沒有人發現,其實在他們的頭頂的塔上有着兩具屍體,甚至在瞭望塔的木板縫隙之中有血液在滲透滴落。

林銳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一把扯下頭套苦笑道,「差一點,真的是就差一點點。」

彭樂風也是長出了一口氣道,「總算是運氣好,剛才我差點以為真的就要死定了。你還是抓緊時間走吧,這裡留我一個足夠了。再不下去,秦奮他們該等急了。」

林銳點了點頭,迅速從狙擊塔上下來,再次鑽到了下水道之中,和秦奮等人會合。

「怎麼才來?」秦奮有些焦急地道,「外面情況怎麼樣?」

「好了,這個狙擊點基本上已經被控制住了。」林銳打開地圖,指着另一個區域道,「下一個目標是這裡,這個地方很特別。從昨天觀察的情況來看,並沒有太多的守衛集中,只是巡邏隊會隔十分鐘左右巡視一圈。」

「我們不是為了清除敵方的狙擊點和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