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2章 奪塔

彭樂風皺眉道,「那我們怎麼辦,找其他出口?」

「不行,沒有時間了,我們必須在幾分鐘之內出去。因為八分鐘之後,巡邏隊就將經過狙擊塔下。也就是說,如果錯過這個時機,即便我們能夠在這幾分鐘之內清除塔上的狙擊手,也無可避免地要遇上巡邏隊。」林銳搖頭道。

「那怎麼辦?」彭樂風急道。

林銳想了想,打開了耳麥,低聲道,「秦奮,過來一下,把你在水下用的氣割設備拿過來。」

秦奮很快從後面趕來了,手裡還拿着小型的氣割設備。他看到林銳和彭樂風都抬頭站在那裡,有些奇怪地道,「怎麼了,為什麼要這個?難道這裡的出口也被封死了?」

「比封死還糟糕,出口有個炸彈。」林銳淡淡地道,「格羅斯很狡猾,他這個炸彈裝葯不是很多,很隱秘,但卻是感應式的。一旦我們不小心上去的話,一定會觸發炸彈,把整個井口炸塌下來。而且爆炸的動靜也會徹底暴露我們潛入的路線,那才是真正危險的。」

秦奮吃驚地道,「那你要割炬幹什麼?」

「排彈。」林銳從他手裡接過了割炬,拿在手裡試了試。

「排炸彈?」秦奮愕然道,「你打算用割炬燒?」林銳沉默地點點頭。

秦奮一把扯住他,吃驚地道,「你瘋了?你這樣,會把我們都害死的。」林銳搖搖頭,「不,跟着我,你們都會活下去。」

他把小型氣割瓶背在身上,嘴裏咬着割炬,然後躍上幾步,從井壁的鐵階上攀爬了上去。

秦奮剛想阻止,卻見林銳已經打開了割炬,割炬噴出的一尺長火焰,立刻轉為了青色,向井壁那個炸彈伸了過去。

「我去!」秦奮頓時感到一陣頭皮發麻,連忙卧倒。彭樂風也一個翻滾,避到了一邊。

不過,想像之中的巨大爆炸還是沒有發生。林銳用割炬燒了一下之後就滅掉了,沉聲道,「別躲了,我搞定這個炸彈了。」

「這就搞定了?」秦奮在地上抬起頭,有些愕然地道。

「當然。」林銳點頭道,「這種感應式炸彈,用的是熱釋電紅外傳感器,人體有一定的體溫,通常在36-37度,所以會發出特定波長的紅外線。而這種感應器通常採用熱釋電紅外傳感器,在接收到人體紅外輻射溫度發生變化時就會失去電荷平衡,向外釋放電荷,後續電路經檢測處理後就能觸發開關引爆炸彈。和我們經常見到的感應自動門是一個原理。」

「那怎麼……」彭樂風皺眉道。

「感應器的工作溫度範圍在-20c~50c,所以這東西十分脆弱敏感。而割炬的3000多度高溫之下,內部的感應裝置,會在瞬間破壞。感應器不能工作,**就無法引爆。」林銳拋下了手裡的割炬道。

「可你這也太危險了,要是點燃了**怎麼辦?」秦奮心有餘悸地道。

林銳點點頭道,「放心好了,我有分寸,再說這是塑膠炸彈,沒有雷管引爆,只能像蠟燭一樣的燃燒,不會爆炸的。」

「不早說,我早晚被你嚇死。」秦奮無奈地搖搖頭,再次退回了下水道。

「樂風,準備好,該我們上場了。」林銳說完慢慢移開了頭頂的井蓋,無聲無息地出去了。彭樂風點點頭,跟在了他的身後。

林銳和彭樂風一出下水道,立刻一個魚躍翻滾,將自己隱藏在了附近建築的陰影之中。在大中午的陽光下,潛入,絕對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不過,林銳賭對了。狙擊點就在距離這個井口五米左右,而塔上的狙擊手要觀察的是前面的一個廣大區域,是不可能一直低頭盯着塔下的。

這使得林銳和彭樂風順利地摸到了狙擊塔下方。林銳對彭樂風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同時把槍背了起來,然後指了指腰間的匕首。彭樂風點點頭,他知道林銳的意思是不要弄出動靜,他們必須在毫無聲息的狀態下解決瞭望塔上的狙擊手。

林銳無聲無息地爬上了那座狙擊塔,微微露出了半個頭,看到了那兩個傭兵。這兩人都穿着迷彩服,帶着黑色的頭套。不過,那兩個狙擊手背對着他,並沒有發現林銳。林銳向身後的彭樂風做了一個手勢,就勢一個前滾翻,躍進了狙擊塔,身體還沒完全立起,右手一拳已經揮出。

察覺不好的狙擊手剛剛回頭,那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脖子上,當場傳出了清晰的骨裂聲。他幾乎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便軟倒了下來。但這短短的一瞬間已經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