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2章 合同

林銳頓了一頓,還是轉過身道,「什麼樣的工作。|」

「和剛才你應聘的那家差不多的性質,不過似乎更有挑戰性一點,當然薪酬也更高一些。這是個公平的世界,高風險才有高回報。怎麼樣,有興趣么?」英俊的中年人微微一笑。

林銳皺眉道,「也是一家保安公司?」

「準確的說是軍事保安公司。」那個中年人平靜地道,「我的車就在路口,不介意的話,我們找個地方聊聊。也許,你會對我提供的職位感興趣。」在路口停着一輛黑色的轎車。

林銳猶豫了一下,還是跟着這個人一起上了車。上車之後那個人徑直開車把林銳帶到了市區的一棟辦公樓里。

「坐吧。」中年人平靜地道。

林銳點點頭,他看了一眼這個陌生的地方,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坐了下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姓米,你可以叫我米先生。雖然你在路上一直沒有開口問,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我們公司和一般的的保安公司有什麼區別。」中年男人微笑道。

林銳沉默了一會兒道,「有什麼區別?」

「首先,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是一家境外的私營企業。高福利,高薪酬,高效率,但同時也是高危險行業。」米先生看着林銳道。

「有多危險?」林銳皺眉道。

「傷殘,甚至死亡,甚至比這些更糟,就是在戰場上被俘。」米先生淡淡地道。

林銳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他站起身道,「戰場?被俘?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公司的全稱叫做晨星軍事諮詢公司,簡稱sum。我可以為你提供一份僱傭合約,薪酬絕對超乎你的想像,當然風險也是超乎你的想像。」米先生微微一笑道。「我們的公司業務很大,而且近十幾年來,在世界各個熱點地區,都能夠找到我們的影子。簡單的說我們受雇於任何國家,在任何地區執行軍事任務。」

林銳皺眉道,「你的意思是僱傭兵公司?」

「也有人這麼說,不過這樣的詞彙顯然很不專業。而我們是一家專業的軍事諮詢公司,所以我更願意稱自己為軍事安全僱員。」米先生一笑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戰爭。有戰爭就有生意,我們就是這樣一些人。目前的世界,趨於平穩,不太可能出現類似二戰的大規模戰爭,但是小規模的局部衝突卻從來不斷。這就保證了我們的生意從來就沒有斷過。」

林銳搖搖頭道,「也許正是你們這樣的人存在,才到導致了這個世界衝突不斷。我沒有興趣。」

「年輕人,你完全錯了。這個世界有衝突,在於有人,有利益。人在為了利益而戰。即便沒有我們,照樣會有戰爭存在。我們只是利用我們的專業技能,在戰爭之中混口飯吃的人。」米先生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現在極度缺錢。相信我,這只是打一份工而已。和你在其他地方打工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我不相信你。」林銳搖頭道。

「我知道信任不是一天之內可以建立的,但是你完全可以相信我。因為我和你一樣,也曾經是個退伍軍人。」米先生平靜地笑了笑。「你曾經是個戰士,應該知道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你的戰友。你可以放心把自己的後背交給那個人,因為你知道他也同樣信任你。你們只有互相信任,才能生存下來。我就是你的戰友。」

「不行,我不可能離開這裡,我家裡還有病人。」林銳搖搖頭。

「我知道,其實你也許不太相信。我調查過你,你爺爺身體很差,而且患有老年痴呆。而且你本人的經濟狀況很差,並不能很好的贍養他。不過你只要簽了我的這份合同,我可以立刻支付你一筆簽約費用。你不但可以償還所有的債務,還能聘請專業的護理人員負責照料他。」米先生平靜地道。

「你知道我欠了多少債?」林銳苦笑着道。

「一共三十萬左右,是你父親生前欠下的。」米先生淡淡一笑道,「看來你並不了解這份工作的含義。我舉個例子說吧,海灣戰爭期間,我們公司的某些軍事人員日薪就是一萬,而且是美元。就像我所說的,高風險理應得到高回報。」

林銳愣住了,他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說的這些是真的?」

「我在大街上攔住你,把你拖到這裡了跟你說這麼多話,你不會以為我是在逗你玩吧?」米先生嘆了一口氣道,「我看起來真的像是這麼無聊的人么?」

林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