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19章 偵察

車臣自治共國的面積其實很小,格羅茲尼經1995年及2004年的戰火洗禮後,整個城市滿目瘡痍,幾乎全被摧毀殆盡。本文由 。。 首發戰亂平息,重建之後的格羅茲尼,現今市內舉目所見皆全新建築物,高層商廈新型酒店商場高級餐廳博物館運動場大清真寺總統府寬敞馬路及橋樑等全為戰後重建,看不出半點戰爭痕迹。

前往位於郊區的高山湖泊,山路崎嶇彎曲,需兩個半小時才能抵達。這山區據說本來還有人聚居,但為躲避戰亂而流徙別處,大部分石屋已倒塌。而格羅斯盤踞的那個前軍事要塞就在這崇山之間。

一支特殊的武裝隊伍在這山林間行走,沿途幾乎沒有留下一點痕迹。這些人全部身着斑斕的山地迷彩,戴着戰術頭盔,武器裝備精良。整個行軍過程之中,除了軍靴踩過落葉的聲音,沒有發出任何其他的動靜。

突然,為首的戰士停住了腳步,抬手握拳做了一個停止的戰術手勢。他身後的戰士們紛紛蹲下身軀,四處尋找遮蔽物,就近隱蔽。為首那個帶着戰士不但帶着頭盔,還用一條花格子頭巾把臉蒙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了一雙閃光的眼睛。

他停下之後,看了看地圖,打開了頭盔上的通訊,低聲道,「驚雷。行動識別代碼452284406。第五小隊,已經到達預定目標,沿途未遇抵抗。」

「很好,你們比預計的提前了十二分鐘。你們前面有一條河道,要塞就在河對岸的十一點鐘方向,注意觀察,就地隱蔽,等待天黑行動,完畢。」通訊之中傳來了唐坤的聲音。

「收到,完畢。」關閉通訊之後,林銳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一把將自己蒙臉的頭巾扯了下來,好好呼吸了一口這山林之間的空氣。他看了一下小隊的其他人,低聲道,「都小心一點。秦奮彭樂風,你們負責負責警戒,把周邊地形摸清楚。陳南慶,你跟我來,我們去前面看看。」

林銳和小隊成員陳南慶兩個人悄悄摸到了接近要塞的位置,林銳選的觀察位置很好,他們是在一個植被密布的山坡上。居高臨下俯視着下面這個軍事要塞,幾乎能夠把所有景象一覽無餘。

「你負責測距。」林銳低聲道。「我來找出他們的隱藏位置。」他打開了熱成像儀,一點點仔細觀察着這個軍事要塞的每一個角落。「東南角,狙擊塔上兩人,可能裝備狙擊武器,武器型號不明。正門到營房之間有一支三人巡邏小隊,看起來用的是ak74。正門的右側制高點,有機槍,像是m240。」

林銳每說一句,身後的陳南慶便用測距儀測出精細的距離。「接下來我們做什麼?」陳南慶低聲道。

「那支巡邏小隊是關鍵,我們能不能順利潛入,就看能不能對付他們了。」林銳低聲道,「不過一般的巡邏總是有規律的,因為從要塞正門前的空地,到要塞裏面的距離是固定的。如果他們的巡邏路線也是固定的,那麼我們根據他們的步幅和步速,就能精確估算出他們什麼時候會出現在那裡,什麼時候又會處於觀察死角。」

「那還不簡單么,反正我們觀測他們的每一次巡邏,然後計算就好了。」陳南慶低聲道。

林銳突然停住,不說話了。

「小林,怎麼了?」陳南慶低聲道。

「沒什麼,只是我們可能有麻煩了。」林銳苦笑道。

陳南慶皺眉道,「出什麼事了?」

「那些巡邏隊,不止是一隊人。而且他們的巡邏時間,間歇周期並不固定。」林銳搖頭道,「也就是說我們掌握不住他們的巡邏間歇。也許我們避開了其中一支,又會很容易碰上另一支隊伍。這個格羅斯真夠狡詐的。」

「你怎麼知道?」陳南慶低聲道,「我看起來沒什麼區別啊,始終是這個幾個人在巡邏。」

「不對,他們只是穿着一樣罷了。這就是格羅斯想迷惑我們的,這些巡邏隊一共有三支。但是故意打扮成一樣的風格,為首的那個人帶着個綠色的貝雷帽,而第二個人穿背心,最後一個人穿迷彩戴頭套。從遠處看,這些人似乎就是同樣的一支隊伍。但實際上,他們之間還是有着細微的差別。其實不是一支巡邏隊,而是三支隊伍在循環往複。如果我們按照常規的思路,自以為避開了巡邏,就肯定會被他們中途截住。」林銳皺眉道。

「那怎麼辦?」陳南慶低聲道。

「我再想想吧。」林銳有些無奈道,「最主要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