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13章 團隊至上

趙建飛走了過去,來到了因為疼痛而半跪在地上的金浩山面前,一腳把他踹倒在地。樂-文-

「你完了,小子。」趙建飛冷冷地道。

金浩山額頭的汗水淋漓,他抬眼看着趙建飛,極力掩飾着自己的恐懼,「趙教官,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許多人都可以有第二次機會,但是你不會有,因為你是一個背叛者。」趙建飛平靜地道,「我們確實是在為利益而戰,但是並不是為了利益就可以出賣同伴。戰士為國而戰,他們光榮崇高,他們的勇氣可以得到讚許。但是這一切和傭兵沒有關係,我們傭兵什麼都沒有,除了我們彼此,什麼都沒有。」

「趙教官……」金浩山的聲音有一些顫抖,他似乎從趙建飛平靜的語氣之中聽出了某種危險。

「沒用了。你已經無法留在團隊之中,因為這裡所有人都無法再信任你了。沒有人希望在作戰的時候還要留意身邊戰友的黑槍。而再好的士兵,也不可能獨自作戰。你已經out了,出局了。」趙建飛淡淡地一笑道,「我可以忍受你一直想逃跑的想法,也可以容忍你這樣的老鼠在軍火庫周圍轉悠。畢竟你還沒有做出什麼實際危害到大家的事情。但是這一次,是你自己作死。」

趙建飛打了一個響指,立刻來了幾個全副武裝的基地守衛,把癱軟在地上的金浩山拖了出去。

所有傭兵學員都震驚地看着這一切。他們不知道金浩山將要面臨什麼,也沒有人敢問。

趙建飛緩緩轉過身,對所有傭兵學員道,「這個人已經沒有資格再留在這裡了。我希望這是有用的一課,你們都給我記住了,永遠不要背棄你的團隊。因為團隊存活着,你們才能存活。團隊的利益得到保障,你們個人才有利益。之所以這樣傭兵才是傭兵,而不是有組織無紀律的暴徒。所有人繼續訓練。」

趙建飛的這一槍足足讓林銳在床上躺了兩天,而他胸口被橡皮子彈射出大片青腫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消退。而兩天之後他又被強行拖出去訓練,直到累得像一條狗一樣喘息。整個訓練營之中沒有人再見過金浩山,也沒有人再提起這個人。似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迴避和這個人有關的一切。

第五小隊,現在只剩下了五個人,但訓練強度卻絲毫沒有減輕。很多時候,林銳等人不得不以五個人來完成原本六人小隊完成的訓練。訓練營的空氣始終處在一種壓迫感之下,林銳不知道這種壓迫感從何而來,但是他知道,不久之後一定會有事情要發生。

訓練營的結構是老式的蘇聯軍事基地,分為兩層,上層是幾位教官所在的地方,而一般的傭兵學員則在下層。林銳所在的宿舍是在靠近教官居所的上下層結合部位。

金浩山離開了,生死不明。在這個房間里只剩下了林銳和秦奮,兩個人又是一個小隊的成員。所以關係要比一般學員要近一些。

秦奮坐在靠牆的地方,神情有些迷惘。

林銳卻依然保持着沉默,他很少說話,但是他所說的話通常就是結論。秦奮則是一個話多的人,難得安靜下來。所以很少看到他這樣沉默,他不說話,林銳也沒有問。

最終開口的還是秦奮,他轉過頭看着林銳道,「兄弟,有煙么?」

「香煙?你覺得最近的超市離我們這裡有多遠?」林銳看着他道。」怎麼突然想抽煙了,你似乎沒有什麼煙癮。」

秦奮有些無精打采地道,「就是想抽而已。」

「老金的床鋪底下藏了半包煙,是他偷偷摸摸帶進來的,我見他抽過一次。你去拿吧,反正他也用不着了。」林銳低聲道。

秦奮翻出了那包皺巴巴的香煙,拿出了兩支已經有些折彎了煙捲,隨手扔給了林銳一支。林銳接住了香煙,卻阻止了正準備點煙的秦奮。

秦奮愣了一下,林銳卻對他指了指天花板,低聲道,「別在這裡抽,有煙霧報警,去外面走廊吧。」

秦奮和林銳一起走到了寢室外的走廊上,點起了煙沉默地抽着。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抽煙了,又或者是這香煙讓他想起了金浩山,林銳覺得香煙的味道有些辛辣,才抽了兩口,他甚至覺得頭點發暈。

「呸,這煙似乎放太久了,味道不太對。」秦奮吐了一口,有些皺眉道。

「噓。」林銳低聲道,「別說話,似乎有人。」

「誰?」秦奮神色一動,壓低聲音道。

林銳皺眉聽了一下似乎是有人在爭執,他有些狐疑地看了一下基地通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