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戰場合同工] - 第11章 火力封鎖

林銳所在的小隊,除了他之外還有秦奮金浩山和其他三個人。。

在趙建飛用橡皮子彈完虐了四支小隊之後,接下來就輪到他們了。趙建飛吐掉了嘴角的煙捲,又重新叼上了一支。面對這些完全不是對手的菜鳥學員,他似乎有些放鬆,也有些意興蕭索。

「第五小隊上。我說,你們這幫人難道沒有人能夠衝破這五十米的距離么?哪怕衝出來二十米也行啊,無聊得我都快睡著了。」趙建飛懶洋洋地伸着懶腰,但是他的眼睛卻從沒有從他們幾個人身上離開。

林銳和其餘幾個小隊成員隱伏在訓練場的遮蔽物後面,等待着機會。

「我們分頭突進,現在我們有六個人,他總不可能把我們全放倒吧。即便是再快的槍手,用步槍點射也有一個間歇時間。」金浩山壓低聲音道。

「不,趙建飛的槍法非常好。即便我們同時衝出去,他也能夠在瞬間調整。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沖不出十米距離,就會有人中彈。而每一次有人中彈,就會降低我們其他人的機會。因為下一次,他要瞄準的目標就減少了。我們根本沒有機會接近到二十米距離。」林銳冷靜地道。

「那怎麼辦?就這樣被他壓制着?訓練可是有時間限制的。」秦奮低聲道。

「都聽我的,我們不能同時跑。而應該在彼此行動的時間上有一秒到兩秒的間歇。而且不能貪功,看到那面的這小土坡了沒有。那裡是他的射擊死角。只要衝到那裡,就立刻卧倒,採用低姿匍匐,或許能夠多向前推進五到六米的距離。」林銳的眼睛瞄向了一側的一個小土坡。

他伸出了手,然後一點一點倒數。其餘小隊成員都對他點了一下頭。等林銳的一隻手最終捏成一個拳頭的時候,他第一個動了。他從遮蔽物之後沖了出來,然後快速卧倒,一個翻滾。他的動作突然而迅捷,就像一隻蓄勢而動的獵豹。

趙建飛的槍響了,子彈幾乎就擦着林銳的頭盔掠過。就在趙建飛開槍的同時,其餘幾個人也都開始向前運動。這一次林銳的戰術成功了,他用自己的主動現身,來贏得了大概一秒的時間。讓其餘人在趙建飛的槍口之下順利逃生了。

這也是趙建飛第一次射擊,卻沒有擊中目標。他抽了一口煙,冷笑道,「你還真是****運。」

伏在土坡後面的林銳調整了一下呼吸,大聲回答道,「這可不是什麼****運,而是對時機地形的把握和合理運用。再說,你這麼做也不夠公平。我們手無寸鐵,沒法阻止起火力支援和掩護策應,完全是被你壓着打而已。敢不敢給我們每人一支槍,我們保證壓得你抬不起頭來。」

「完全是屁話,戰場上鬼來和你講公平?要的就是不公平!」趙建飛嘲諷道,「老子教你們戰術的目的就是,讓你們學會怎利用一切有利的地形條件和有利時機,來爭取到對敵人的不公平。兔崽子們,該露出你們的腦袋了,難道你們想在那個土坡後面待一輩子?」

林銳微微有些皺眉,他們現在躲避的這個土坡,最多只有七十公分左右的高度。只能是匍匐着,要從這裡出去,沖向下一個遮蔽物,需要一定的速度。而這種匍匐着的姿勢是最難在瞬間達到一定速度的,因為沒法發力。

就像是短跑運動員,要想快速起跑總是採用蹲踞式的起跑方式。因為這種姿勢保持了人體重心的略微前傾,並且可以把力量聚集到雙腿上,以便於蹬腿起跑。但是現在這樣趴在地上,即便是要爬起來都需要時間,起跑更慢。趙建飛的槍可一點都不慢。林銳知道他們現在之所以安全,主要是因為匍匐在趙建飛的射擊死角,即便是稍微一抬頭,就能被他一槍撂倒。

這種情況之下該怎麼快速通過這裡,並且閃避進下一個遮蔽物?林銳一陣頭痛。

「怎麼了?不敢動了么?」趙建飛嘲笑道。「出來吧,混蛋。還有那個豬頭,被嚇破膽了吧,老子都聽得到你尿褲子的聲音了。不如舉起手,排隊出來。老子不虐待俘虜。」他所稱的豬頭是指秦奮,自從上次秦奮被白熊修理了之後,他就一直以這個來稱呼秦奮。

秦奮苦着臉對林銳道,「兄弟,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完全被他壓制住了,根本不會抬頭了。」

林銳想了想咬牙道,「老樣子,我先衝出去,吸引他的注意。你們向兩側相反的方向運動。這樣一來,我們一支小隊六個人將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