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9章

「小桃能回到你身邊伺候,已經是王爺的恩賜了。」小桃因為臉腫了,嘴也張不大,說話聲音也悶悶的了。

「這可不是什麼恩賜,是我自己掙來的。」月冉溪美眸里透露出堅定,見小桃不肯說,就對燕乙道,「把外院的管事給找來,帶到冷院里去。」

燕乙有幾分遲疑,這事要不要稟告王爺。

忽然一聲嬌斥又響了起來,月冉溪脊背挺直的睥睨着比她高一個頭的燕乙,「你們王爺一日沒休了我,我一日就是王妃,我要見一個下人還見不得了?」

「是,王妃,小人這就把人給帶來。」燕乙小跑着就去了。

沒一會兒,燕乙就把外院的管事賀鵬給帶來了,是個二十七八的男人,身上堆滿了肥肉,足足有兩個燕乙這麼大隻。

「拜見王妃。」賀鵬這一身肥肉艱難的給月冉溪跪下。

月冉溪卻敏銳的察覺到賀鵬在跪下的瞬間掃了一眼小桃,而且嘴角鄙夷的歪了歪。

「說說你在外院管什麼事兒吧,說的具體點。」月冉溪就躺在搖椅上晃來晃去的,也不叫他起來。

「奴才主要掌管一些外院的瑣事,還有……」賀鵬說的口都幹了,他本來人就胖,跪着對膝蓋的壓力更大,膝蓋已經火辣辣的疼了。

他笑得擠着一臉的肉道,「王妃,奴才能起來了嘛?」

「你是王妃還是我是王妃,我說你起來你才能起來。」月冉溪面色一冷,突然對賀鵬發難,纖纖玉手指着小桃,「我的丫鬟你打的?」

「是,這小丫鬟昨日私自進了內院,所以奴才按照規矩給她懲罰了一下。」賀鵬一番話說的順溜。

心想着不過是一個丫鬟,不過是一個失勢王妃的陪嫁丫丫鬟,他打就打了,又能如何?

「你把規矩背給我聽聽。」月冉溪要求道。

「王妃這……」賀鵬膝蓋都開始打鬥了,但是月冉溪不吭聲,他就默默的背着外院規矩,一條條的都沒漏。

直到賀鵬背到,「外院奴才擅入內院者,掌嘴十。」月冉溪才抬起了眸子,一雙鳳眼冷淡的看着他道,「小桃的臉,你掌嘴了幾下。」

「十,十下。」賀鵬答到後,怒目圓睜的看了小桃一眼。

小桃默默的低下頭,膽子小的跟個鵪鶉一樣。

好個賀鵬,在自己眼前還敢恐嚇小桃,月冉溪臉上掛起了一絲冷笑,「賀管事,本王妃有一件事不明白,可否賜教?」

「王妃但說無妨。」賀鵬心裏直罵娘,這女人都失勢了,還不讓自己起來。

「十個巴掌打下去能把臉打成這樣,不如在你臉上試試。要是打成了這樣,本王妃賞賜給你一百兩銀子,沒打成這樣,就打到這樣為止?」月冉溪的語氣是平和,但是帶着蝕骨的寒意。

賀鵬心裏一抖,腿已經跪的打顫了,「王妃,算了吧。」

「燕乙,我提的要求過分嗎?」

「不過分。」

燕乙懷裡抱着佩劍,知道這賀鵬在外院也是耀武揚威的,經常欺負一些小丫鬟,現在正好王妃想要教訓他,他就看個熱鬧。

月冉溪叫小桃去掌嘴。

「小姐,奴婢不行……」小桃急忙擺着手。

「你不打以後就別跟在我身邊了。」月冉溪語氣也冰冷了幾分。

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