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4章

「嗯,王爺急死了,京城能找的大夫都找了小桃把腦袋點的和撥浪鼓一般,府上誰人不知這老太爺就是王爺的軟肋!

說起這老太爺又有一段來歷。

戰王是當今聖上的十三子,他生母只是一個宮女,被當今聖上酒醉後臨幸,卻連個名分都沒有。

偏生那會兒子后妃們頻頻落胎,這小宮女懷了身孕也不敢說,悄悄的將孩子生下,藏在冷宮裡,倚靠着一個在太后跟前有些頭臉的老太監和一眾冷宮裡的妃子和太妃們的照拂,才將孩子養到了十歲大。

後頭這孩子就被太后接到乾清宮養着,賜名堇辰,亦是如今的冷麵戰王。

慕容堇辰靠着軍功得勢後就將這老太監接到了府中,這府里的老太爺便是這老太監徐公公徐有德。

「所以只要是誰救了這個老太爺,就可以在戰王府為所欲為了是吧?」月冉溪美眸一揚,眼梢挑起眼波流轉。

小桃都看痴了,她又被自家小姐美呆了。

「王妃,不可,此舉風險甚大!」清蓉板著臉走了過來,她如今走着牽扯腰腹的傷勢,一步一一步的都是痛楚,但是她還是要來阻止月冉溪。

「能有什麼風險,左右慕容堇辰也不會殺了我。」月冉溪已經啃乾淨了兩隻雞腿,兩個雞翅膀她也沒放過。

她現在可是皇后塞過來的人,聖上賜婚,慕容堇辰敢殺她,是要忤逆皇權嗎?

「可……」清蓉還欲再說。

「你覺得你打了五十大板現在就能下來走動了,你對我的手藝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月冉溪塞了一塊烤雞堵住她的嘴。

清蓉從嘴裏取下雞肉,抿了抿唇細心思索。

要是旁人五十大板下去早就沒了半條命,確實王妃的醫術高超。

「吃吧,我要去掙飯票了。」月冉溪心裏打定主意,將手上的烤雞往小桃手裡一放。

然後把自己身上張揚的紅衣脫下,和小桃的外衫換了換,讓小桃幫她挽了個雙丫髻,準備的差不多了,月冉溪跳起來熱了熱身。

在兩個丫鬟詫異的眼神下,卧倒趴下,鑽狗洞。

「王妃!」

「噓,莫要壞我的事,安心在這裡吃烤雞。」

月冉溪眉頭一挑,就從那個狗洞爬了出去,也不顧着自己灰頭土臉的,直接朝着徐有德的住處跑去。

徐有德的住處依山傍水,是戰王府里最佳的住處。

想當初原主還鬧了一番,口口聲聲罵人家死太監,老閹貨,現在自己巴巴的送上去給人治病,人家可還未必瞧得上呢!

為了飯票,再怎麼樣也得試試。

頤養堂,月冉溪看着逐漸昏暗下來的天色,看清牌匾上的字,算是摸對了地方。

門口都是進進出出的人,多半是一些搖頭離去的大夫,月冉溪一身丫鬟打扮又低着頭,順利的混了進去。

「戰王,老夫醫術不精,治不好徐公公了,約莫都熬不過今夜了,王爺準備後事吧。」一個太醫打扮的人走了出來。

月冉溪抬頭瞧了一眼,這好像是太醫署有鐵口神斷之稱的劉太醫啊。

他說活不過今晚,那徐公公肯定就是要今晚死了。

可是自己還是末世基地里的女閻羅呢,專和閻王爺搶人,月冉溪半眯着眼眸,已然是躍躍欲試了。

「燕乙,送客。」慕容堇辰垂在袖籠里的手緊握。

一張俊臉陰沉的像是變天的臉,他凌厲的目光一下就掃到了月冉溪,看着燕乙已經將劉太醫送出門外。

他聲音冷冽道,「給我滾回冷遠去,本王沒空與你浪費時辰。」

呀,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