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2章

月冉溪自己邁着悠閑的步子跟着燕乙去冷院。
一路上她瞧瞧王府里的雕樑畫棟,摸摸這處摸摸那處,和遊山玩水一般,燕乙微微側眸,狹長的單眼皮裡帶着對王妃行為的不解。
莫不是瘋了,王爺說此女心機深沉,萬萬不能小覷了她。
眨眼到了冷院,月冉溪瞧着好院子好門的就是院里許久沒人打掃,雜草多了一些,她自覺得的走了過去。
在冷院門關上的一瞬間,芊芊玉手突然伸了出來。
「夫人,你不要為難我辦差。」燕乙臉色一沉,門卻及時的打開沒有夾到月冉溪的手。
月冉溪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想問一下,這裡管飯嗎?」
燕乙整個人震了震,王妃竟然和他說不好意思,他要趕緊去回稟王爺。
這女人是真的瘋了!
縱容是心裏翻江倒海,身為一個合格的侍衛,面上也是不顯示的。
他冷着臉道,「一日三餐,皆有府中下人送來,王妃好好靜養就是。」
「成,關門吧。」月冉溪背手就進了冷院,這嘮啥子王府自然是比她末世的基地好的許多,既來之,則安之。
月冉溪在冷院里找了一張藤椅,正晃悠着呢。
這時冷院門一開,突然丟進來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王妃,你的人我們就送到這兒了。」送來的小廝喚了一聲,關門上鎖的時候,還嘀咕道,「杖責了五十,真慘,瞧瞧這就是跟錯主子的下場。」
我的人?
月冉溪搜索了原主的記憶,自己陪嫁過來的人多着呢。
聞着熟悉的血腥味兒,月冉溪快步走了過去,只見是她的貼身丫鬟清蓉。
清蓉素來在府里也是狐假虎威的,這回倒是成了原主的替罪羊,被慕容堇辰下令責打了五十大板,如今只剩下一口氣了。
這板子顯然是奔着要命去的,也是明晃晃的向月冉溪表示,即便動不了她,也能將她身邊的人一個個弄死。
這男人真狠,月冉溪不滿的皺了皺柳眉。
她看着掌心裏的黑點,將檢測儀對着清蓉。
「嘟嘟,臟腑出血九級,持續出血,病人必須馬上實行搶救。」
月冉溪再看向另一個黑點,藥箱已經在手上了,她打開藥箱拿出止血丸。
一瓶止血丸有十顆,她先前吃了一顆,但是竟然還有十顆,難不成這藥箱還是無限量的供給的。
月冉溪已經來不及思索太多,清蓉開始嘔血了。
她趕緊掰開清蓉的嘴,將止血丸丟了進去,這樣可以阻斷臟腑繼續出血。
這止血丸只能管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她必須給清蓉做手術,給她將內臟破損的位置給重新縫合修復。
止住出血的清蓉模模糊糊的有些意識了,看着月冉溪的臉,她厭惡的道,「我反正也要死了,不用你管……你辜負了娘娘的期望,我若是你……自當撞柱而死,給……給旁人騰,騰個位置。」
她心裏暗恨,皇后娘娘怎麼選了這麼個無用之人來當戰王妃。
可惜她馬上就要死了,不能再報答娘娘的恩情了……
「你想死還想勸我一起死?」月冉溪玩味的說著,從末世活下來的人最是珍愛生命了,她眯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