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7章

月冉溪和徐公公和秀嬤嬤一起坐在屋裡吃飯。

得了月冉溪的允許,徐公公也下床用飯,只是頂着一個光溜溜的禿瓢,還打着釘子有些嚇人的。

徐公公和秀嬤嬤一開始還不肯坐下,在一旁道,「王妃,老奴兩口子伺候你先用飯吧,我們這小廚房的是江南的廚子,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肯定合口味,坐下來一起吃,不然王爺來瞧見了要說我虐待你們了。」月冉溪都這麼說了,徐公公和秀嬤嬤也都一起坐下了。

平日里只覺得王妃刁難,還害得王爺名聲掃地,現如今瞧起來也是很懂事的,興許是他們之前肚量小,看她就不順眼。

秀嬤嬤在心中反思道。

椿兒一邊布菜一邊道,「這是甜汁蜜藕,是糯米和藕還有蜂蜜做的,這一道肚包雞是張大廚的拿手好菜,先喝湯再吃雞肉再吃肚片,還有這腦花豆腐是特意給徐公公補補的,這是拔絲芋泥、清炒山藥、糖醋鯉魚……」

月冉溪等椿兒報完菜名,就挽起袖子吃開了。

「好吃好吃,頤養院的菜比我那裡好吃多了。」月冉溪咬着一片蜜藕,這甜絲絲的滋味都要沁到心裏面去。

喝一碗豬肚雞湯,鮮味融於一體,雞肉嫩滑,肚片有嚼勁,她一口氣把一碗湯給喝完了,說不上來的好滋味。

「王妃慢點吃。」秀嬤嬤看月冉溪吃得香甜,他們年歲大了,瞧人吃得香比自己吃都要高興,只是平日里只有慕容堇辰陪他們吃飯,他又是個挑剔的。

「小桃,添飯。」月冉溪把空碗遞給小桃。

這時在一邊的秀嬤嬤抓住了月冉溪的胳膊,指着那道縫合過的傷口,道:「王妃這是怎麼弄的,是不是王府里有人欺負你?你儘管說就是,嬤嬤給你做主。」

「沒有,是在宮裡弄的,是我不小心……」

月冉溪話音未落,就被一道強勢的語氣給打斷,「告狀都告到這裡來了,非要叨擾老太爺和老夫人的清凈。」

月冉溪氣得嚼着嘴裏的山藥片,鳳眸里流露出不滿。

秀嬤嬤忙道,「什麼告狀,是我問王妃的,這麼長一道傷口,王妃都沒吭一聲呢。是我留王妃吃飯的,你平日那麼忙,她陪我們也高興。」

那邊徐公公也點着頭,應聲道,「是啊,王爺可別怪王妃。」

慕容堇辰從屋外邁步進來,椿兒馬上給添了凳子和碗筷,瞧見他那副冷冰冰的樣子,朝着秀嬤嬤那兒靠了靠。

「公公你怎麼下床了,丫鬟不給您喂飯嗎?」慕容堇辰一句話,屋裡丫鬟跪了一地。

「王爺饒命……」

徐公公趕忙抓着慕容堇辰的手,「這旁人喂的沒有自己吃的香,王妃說可以自己下來吃飯了,奴才這也是遵醫囑。」

「說了不要自稱奴才,這是王府,你就是府里的老太爺,秀嬤嬤就是老夫人。」慕容堇辰皺着眉頭強調道。

徐公公委屈巴巴的縮着脖子,「好好好,小寶說的是,我這不是在宮裡說習慣了,一時半會兒就順嘴了。」

「嗯。」慕容堇辰應了一聲,忽然想到有外人在。

他的臉微微轉了一下,瞥了一眼月冉溪,見她正在默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