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3章

「哦,本太子帶着自己的女婢消遣一二,還沒得這自由了嗎?」

這時和宮女在床上的木遙,一手攬着宮女纖細的腰肢,一手支着腦袋撐起白皙的上半身,烏髮散落在漂亮的鎖骨上,倒是有些風流慵懶的意味。

年紀略小些的閨閣少女都別開眼,有幾個婦人倒是多看了幾眼。

「王夫人,你可擦亮眼睛看清楚,這可不是我家王爺,你好好的說到我家王爺又是何意,是我家戰王惹到你了嗎?」

月冉溪這時候突然出聲,嚇得王夫人一顆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她哪裡敢得罪戰王啊,戰王這可是赫赫有名的殺神,靠近他些都覺得一股子寒意。

再說她這是來桌這戰王妃的奸的,王夫人眼睛骨碌一轉道,「戰王妃,你怎麼在這裡啊,不是應該……」

她的話卡在嗓子眼裡了,後頭的不能說了。

「應該什麼,應該在床上,好啊,王夫人你莫不是以為我和別人廝混,來捉姦的吧。」月冉溪也不與她客氣,紅口白牙將她那點小心思叫破了。

這人確實都是王夫人帶來的,王夫人搓着手,有些不安。

誰知月冉溪的話倒是和槍杆子一樣激射而來,「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們戰王府啊,先是嚷嚷着戰王,現如今又懷疑到我頭上來了。回去我一定稟告王爺,讓他登門道個歉,望日後不要啥壞事都帶上我們戰王府的。」

王夫人一個哆嗦,好厲害的一張嘴皮子。

這開口閉口戰王府的,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是戰王妃嘛,雖說大家都敢奚落她一句,還是認準了月冉溪在戰王跟前不受寵。

但是事關到戰王府的顏面,真鬧大了戰王也不會坐視不管。

「啪。」王夫人對着自己的嘴皮子就狠狠的打了一下,「是臣婦無禮了,我是瞧着那小宮女身形模樣和戰王妃相似。」

「我瞧着那小宮女分明和王夫人相似,王夫人還是謹言慎行的好,這空口白牙的往旁人頭上澆糞,毀人清白的事可做不得。」月冉溪看着王夫人拍紅了的嘴,沒有半絲同情。

王夫人的臉紅了一遭又白了一遭。

她不能說是羅嬤嬤稟告皇后的時候,她聽着的了,清清楚楚着呢,說是戰王妃和人在廂房裡廝混。

「還不出去?」在床上的木遙不耐煩的喚了一聲。

一群女眷就匆匆的從屋裡走了出來,月冉溪也跟在人群里走了出來。

這時皇后的鳳儀也過來了,羅嬤嬤也伺候在左右,羅嬤嬤瞧見月冉溪在人群中,見她身上衣衫整整齊齊的,吃驚的張大了嘴。

「怎麼都到這兒來了,這裡有什麼花樣比本宮這滿園的牡丹還要好瞧的嗎?」皇后自然也瞧見了月冉溪,一雙搭在羅嬤嬤手上的護甲微微往下戳。

羅嬤嬤吃疼的皺起了眉頭,但是不敢吭聲。

月冉溪瞧着皇后一張圓盤子臉,雙眸微微上揚,鼻子尖尖的,瞧着和氣,實則是一肚子壞水的。

原主也替她幹了些齷齪事,現在淪為棄子後,竟然是想方設法的坑害自己,想要讓自己騰出這戰王妃的位置。

「呵呵,就是一不小心瞧到了祈國太子和小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