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冉溪慕容堇辰》[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2章

月緋玉也不忍心看的別開了眼,這……是個人都不會對自己下那麼狠的手,這可是會留疤的,這麼長的一道呢。

只見月冉溪唇邊帶着一絲苦笑道,「何時受害者也有罪了,按照堂妹這麼說大理寺的官員都不要斷案了。再者,我也沒有要追究何人的意思,罷了罷了,追究又有什麼意義呢,人心本來就是偏的。」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眼前這個可是不被戰王喜歡的戰王妃。

而蘇淺梨是戰王心尖尖上的人,兩相對比,這原配真是可憐,如今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都不敢叫屈,當真是可憐啊。

「梨兒你去幫我取個東西來。」皇后見在場的婦人都頗有微詞了,就將蘇淺梨給支開了,多說多錯。

沒一會兒太醫就來了,給月冉溪上了金瘡葯,包紮好了後還惋惜的道,這傷處必然會留下一道很長的疤痕。

女子於自己肌膚都是愛護的緊,大家都為月冉溪惋惜。

甚至有幾個夫人已經在推論了起來,其中一個夫人還真是大理寺卿的夫人,「你看着這個刀片這麼點長,定然是夾帶在首飾上帶進來的,我相公端過案子有耳環里藏毒的,還有那個發簪里藏書信的。」

「那肯定不是戰王妃戴的,她就只有個珍珠簪子。」

「誒,那蘇小姐不是戴了個長命鎖嗎,只要瞧瞧她那長命鎖是不是中空的……」夫人們都自發的討論了起來。

「咳咳。諸位莫忘了今兒來是賞牡丹的,莫要為了點小事敗了雅性。」皇后清咳一聲,顯然不想這件事再繼續下去了。

大家都對視一眼,心裏有數了。

月冉溪早就偷偷的吃了一顆止血丸了,能下這麼狠的手,全是因為她有把握不留疤。

這祛疤膏也是基地里最偉大的發明,基地里的人去殺喪屍,經常在地上爬滾的,留疤是正常的事,所以她就研發了這祛疤膏。

見着人都散了,她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金絲蕊酥給吃完。

吃完了才帶着丫鬟去逛逛,遠遠的就在湖邊看到慕容堇辰和一個女子在一起,瞧打扮正是蘇淺梨。

蘇淺梨正在啜泣低語,月冉溪想了想就知道她是惡人先告狀。

看了一眼就準備走,恰好她轉身走的時候,慕容堇辰抬眸看到了她,她必然是瞧到了他和蘇淺梨,竟然不吵不鬧的走開。

是理虧抑或是失望?

再看她被紗布包裹起來的手臂,慕容堇辰抿緊了唇,梨兒不可能這麼狠毒的。

這女人能做出撞柱自盡的事,這多半是她自己所為。

「王妃不過去看看嗎?表小姐太過分了,這可是王妃的夫婿。」清蘭看月冉溪對慕容堇辰和蘇淺梨在一起似乎沒什麼反應,她在極力的慫恿着。

「什麼過分不過分的,你有能耐你也可以爬王爺的床。」月冉溪面色平靜說出這番話,嚇得清蘭背後都冒汗了。

她們不敢再言語什麼,這時迎面走來一個嬤嬤。

瞧着是皇后身邊的那個羅嬤嬤,她笑容可掬的道,「戰王妃受委屈了,都是一家人,娘娘也不好在人前苛責蘇小姐。娘娘知道虧待了你,讓老奴帶你去廂房,娘娘在那兒等着您,說送您一串翡翠。」

「翡翠就不用了,娘娘找我自然是要去的。」月冉溪道。

原主一直眼饞皇后娘娘的翡翠許久了,那翡翠綠的像是一汪深泉,問皇后要了幾次都不該,想來皇后用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