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判決》[夜之判決] - 第7章 它自己撞樹上了

李子君不太清楚身體產生了什麼異變,但目前看來是朝着好的方向轉變。

要知道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沒有健康的體魄,萬事皆難。

徒步三公里,李子君終於瞧見了這座方圓十里唯一的一處集市。

集市是如何組織起來的,李子君已然記不清,但他知道這個集市匯聚了這附近貧民窟的所有資源了。

李子欣上學用的鉛筆書本,都是在這兒買的,順帶一提,學堂就在集市的不遠處,幾間簡陋的土房子,就是所有小孩學習知識的地方了。

等把手上的獵物處理掉,自己也去學堂看看李子欣的學習進度怎麼樣。

不過李子君並有沒直接拎着獵物出手,而是用外套把把竹筐給裹起來。

要知道,一個跛子拎着一個完好無損的野兔,那可是相當扎眼的存在。

而且,李子君不太清楚這樣一隻野兔的價格,得先去打探點情報,免得吃虧上當。

準備工作完成,李子君倚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進了熱鬧的集市。

不得不說,雖然只是貧民們自行組建起來的集市,但是花樣還是不少。

不僅有着風車撥浪鼓之類的小玩具,還有上層人淘汰的舊服飾,還有着各種香煙白酒。

但是現在李子君的目標不在這兒,他裝作閑逛的樣子,來到了肉市場。

肉,對於貧民來說,是最為昂貴的存在,許多貧民一年甚至幾年都吃不了一次肉,每天都是靠着粗糧度日,還要進行高強度的工作。

像李子君他們家,會在過年時買半隻雞熬鍋湯,煮兩個雞蛋,那就是他們家最奢侈的一頓了。

想到這,李子君肚子又開始咕咕的叫起來了。

不過很快,他就能擁有一筆難以想像的大財了。

隨意的走在一家攤位面前,李子君裝作挑選的樣子問道:「你這肉怎麼賣的啊。」

攤主是個精壯的漢子,他站起身,滿臉堆笑,說道:「您可是來對地了,我這的肉那可是既便宜又好吃,看您是我今天第一位客人,給您個優惠價,三十塊一斤。」

卧槽,你怎麼不去搶。這一斤肉的價格哪怕是自己把續草拔光了都吃不起一斤,雖然續草已經被暴風雨給拔光了。

雖然內心挺震驚,但是李子君表面還是維持一副平靜的樣子,說了聲我再看看之後,走向了下一個攤位。

得到的價格也差不多,然後李子君如法炮製,走向了下一個攤位。

然後在幾位攤主奇怪的眼神下把價格問了個遍。

「喂,小夥子,你到底買不買啊,我們幾個是這集市上唯一的肉攤,好多人都在我們這買肉,放心買吃不了虧的。」

是自己太過於謹慎了嗎,雖然大家都窮,但是都有着自己的底線,不坑蒙拐騙,憑藉自己的努力生活賺錢。

於是他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這些都是小問題,我聽說鮮活的野味挺貴的,不知道你們有沒有。」

「哎喲,你這是在開玩笑吧。」一位胖胖的攤主說道:「你還想買鮮活的野味,我勸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