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王》[玄門妖王] - 第11章 淡淡的陰氣

江城大學的門口。

百無聊賴的葛羽坐在椅子上,目光慵懶的看着進進出出的學生,目光在那些洋溢着青春氣息的女孩兒身上游移不定。

正值初夏時分,陽光明媚,清風送爽,江城大學的那些女生都穿的極為『單薄』,一雙雙白晃晃的大腿,晃的葛羽都有些眼暈。

一開始的那幾天,葛羽心裏對那老頭子還有幾分怨氣,可是這幾天以i,怨氣的確是消解了不少,不管怎麼說,呆在這所美女如的大學裏面,要比跟那糟老頭子呆在山上的日子舒服多了,不用被那老頭子逼着每日修行,而且還有這麼多美女可以看,真是賞心悅目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要跟其餘三位保安呆在一個宿舍之中,還有人放屁、磨牙,打呼嚕,讓葛羽十分不滿。

現在雖然自己遠離了大山,但是每天還要修行,跟其餘那幾個保安呆在一個宿舍之中,十分不方便,且不說學校這種地方氣息渾濁,靈氣不足,很不利於修行。便是那幾個保安睡覺時弄出i的聲響,也讓葛羽這樣一個獨居習慣了的人,覺得十分不舒坦。

再者,葛羽修行的時候,也不想被其餘的保安發現,被人撞到了,的確是有些麻煩。

看i要想個辦法在學校附近找個租個房子住才行,只可惜自己現在囊中羞澀,別說租房子住了,要不是學校食堂管飯,葛羽吃飯都成問題。

一想到這裡,葛羽心裏的火氣又上i了,心裏將那老頭子又罵了好幾遍,將自己誆騙到了這裡,就給了自己幾十塊錢,還一個勁兒的跟自己哭窮,跟在那老頭子身邊這麼多年,可是接了不少大生意,那些有錢人不知道給那老東西多少錢,全都被他偷偷藏了起i,對他這個徒弟真是摳的要死,也不知道他留那麼多錢到底幹什麼,難道是給自己買棺材嗎?

「阿嚏!」

葛羽正在心裏罵著老東西的時候,突然就打了一個噴嚏,他自己都嚇了一跳,連忙坐直了身子,有些驚慌道:「師父……莫怪莫怪……我不是有意罵你的,誰讓你對我這麼摳,我都下山了,也不多給我點錢,這還隔着千里之遙,您老人家就感應到我在罵你嗎?」

「羽哥,是不是感冒了?」身旁的保安鍾錦亮關切道。

自從前幾天,葛羽當真副保安隊長李貴等人的面,將虎哥那些人全都打翻之後,李貴和其餘的那些保安是對葛羽客氣了太多,知道這位爺不好招惹,哪個還不得客氣的招呼着,保安處有什麼活兒,也不敢招呼葛羽去做,葛羽儼然成了大爺模樣。

「葛隊長,天氣這麼熱,要不要我給您買個冰棍解解暑?」李貴有些諂媚的說道。

葛羽回頭看了一眼李貴,見他雙眼烏青,顯然是被人給打了一對熊貓眼,便故作驚慌道:「李隊長,你這眼睛是怎麼了?」

「沒事兒……昨晚上走夜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嘿嘿……」李貴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