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顏情書》[夕顏情書] - 第28章 他被懷疑

元卿凌從他的神情看出來了。

「對方的目的是你?你曾在文昌塔上?」

宇文皓不回答,慢慢地坐下來,看着福寶那慘兮兮的樣子,心底湧起了狂怒。

「對方是要一箭雙鵰,害了皇祖父,再把本王也折進去。」宇文皓冷笑。

元卿凌沉默了一下,看着他道:「即便害不了太上皇,也必定會把王爺搭進去,這件事情不尋常,皇上一定會調查,到時候,王爺怕輕易脫身不了,再退一萬步,皇上縱不責怪王爺,太上皇也會對王爺失望。」

最後一句,元卿凌沒說出來。

那就是他再沒有問鼎太子之位的可能了。

宇文皓久久不做聲,眉頭蹙起,眼底結冰。

他這個樣子很嚇人,元卿凌不敢招惹。

這些雞腸子一樣的陰謀詭計,她也不想知道。

但是,這事最終會關係到她這位楚王妃,所以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除你之外,還有誰在文昌塔上?」

宇文皓猛地抬頭,厲聲道:「你想說什麼?」

「褚明翠!」元卿凌脫口而出。

「閉嘴!」宇文皓眼底升起狂怒,「誰叫你胡亂猜度?」

元卿凌不正面碰撞他的怒氣,坐在福寶的身邊,伸手撫摸福寶的毛髮,淡淡道:「王爺還是趕緊去太上皇跟前守着吧,太上皇醒來,皇上一定會下旨徹查,王爺最好在場。」

宇文皓寒着臉轉身出去。

元卿凌看着福寶,也輕輕嘆氣,既然有人要害福寶,自己是看不緊的,被人引開一下子,對方就可得手了,福寶要逃過這一劫,還得在太上皇身邊才行。

她用錦被包着福寶,抱了起來往乾坤殿去。

徹查福寶的事情,是太上皇下令的。

太上皇很清楚福寶的性子,福寶畏高,他甚至下石梯都顫腿,絕對不可能上文昌塔,也絕對不會從文昌塔跳下來。

因此,太上皇醒來之後,便下旨徹查,明元帝來到,問清楚了情況,也是大怒,把負責牽狗的小太監先打了二十大板。

負責徹查的是御前副侍衛長顧司。

乾坤殿人不多,要問口供很快就問完。

口供直指楚王宇文皓。

有人看見是宇文皓把福寶抱上文昌塔的。

「傳楚王!」明元帝臉色陰沉。

宇文皓剛來到寢殿,便聽得明元帝這一聲低怒。

他心中一沉,不等顧司前來,便快步入了殿中。

殿中,睿親王,齊王,紀王等幾位親王也都來了,皇后和褚明翠站在太后的身側陪着,太上皇半坐在床上,神情看不出陰晴明暗,常公公端着茶在床邊伺候。

「楚王!」顧司上前,眼底有些複雜,「今日你是否帶着福寶上文昌塔?」

宇文皓靜默了一下,緩緩點頭,「是的!」

明元帝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你帶福寶去文昌塔做什麼?」

宇文皓沉默了一下,「兒臣覺得乏悶,想上文昌塔喘口氣,福寶跟着來,兒臣便順手抱起了它。」

「那王爺離開文昌塔的時候,福寶是否跟着下來了?」顧司問道。

宇文皓搖搖頭,「當時本王並未留意。」

「你素來機敏,又知道福寶是你皇祖父的心頭寶,你竟會沒留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