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顏情書》[夕顏情書] - 第24章 平安過一晚

晚上的時候,明元帝過來請安,見太上皇情況好轉,陪太上皇說了一會兒話才走。

元卿凌一直低着頭,存在感不強,引不起明元帝的注意,倒也無事。

明元帝走後,常公公按照以往一樣,為太上皇擦身子,元卿凌則在迴避到外殿。

趁着還有時間,她也給自己扎了一針,可惜的是沒辦法重新再包紮傷口,如今感覺傷口濡濕,看來血水再度滲出了。

扎了針之後,她趴着休息了一下,聽得裡頭有腳步聲,知道常公公忙活完畢了,她撐着起身,這倏然動彈,讓她心頭血氣一時翻湧,便覺喉頭一陣腥甜,嘴裏便含了一口血。

她顫抖着走到外頭,把血吐在了樹根上。

扶着樹木,她好一會兒才能穩住氣血。

「王妃怎麼了?」

身後,傳來常公公的聲音。

元卿凌轉身,擺擺手,「沒事,吃撐了。」

「哦!」常公公神色有些怪異,但是,也沒說什麼便走了。

元卿凌忍着心頭的疑慮回了殿中,太上皇半坐在床上,整個人看着精神了許多。

元卿凌道:「太上皇,又該掛針了。」

太上皇伸出手,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孤已經打發了那老東西,你只管掛什麼針就是。」

元卿凌先聽了一下心跳和呼吸,呼吸還是沒有太暢順,再給了合適劑量的多巴胺,然後才上吊瓶。

她拿出一瓶舌底丸,遞給太上皇,「這是急救用藥,如果覺得胸口疼痛,氣悶,便擱於舌底。」

舌底丸的標籤說明,她方才在外頭已經撕掉了。

但是瓶子還是很精緻的,太上皇把玩在手中,收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太上皇見元卿凌端着水過來,手裡抓了一把藥丸也不像藥丸的東西,五顏六色的,他有些不耐煩,「這又是什麼?」

「葯,該吃藥了。」

「不吃!」但凡顏色艷麗,必定不是好東西。

「必須吃的!」元卿凌如今也摸准了太上皇不會對她發難,因此說話也就放肆了些,「吃了才能好,又不苦的。」

「麻煩!」太上皇嫌棄地看了一眼,還是拿起了幾顆就放在嘴裏,元卿凌送上水,卻見太上皇已經咀嚼了起來,一張老臉,擠成了鹹菜。

「快喝水咽下去!」元卿凌急忙把水杯湊上去,怎麼拿起來就嚼?小孩子都知道吃藥得用水送的,難道宮裡就沒丹藥嗎?

一杯水下去,才把嘴裏的苦藥咽下去,太上皇怒道:「等孤好了,砍了你的腦袋。」

「好,好!」元卿凌哄道,心裏很想笑,也佩服自己,這會兒還笑得出來。

太上皇又嘟嘟噥噥地罵了幾句,便慢慢地側頭過去,元卿凌知道他困了,把枕頭移開,扶着他躺下。

吊瓶大概是一小時左右,掛完了,元卿凌收拾好東西沒一會兒,常公公便領着御醫過來。

常公公對元卿凌道:「太上皇方才吩咐過,王妃在外殿休息,明日太陽起來的時候,您再進來侍疾。」

元卿凌也累得不行,也知道今晚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便點點頭出去了。

外殿,是今日宇文皓睡過的地方,元卿凌把門關上,趴在床榻上,幾乎是一沾床,人就睡著了。

半夜裡醒過一次,她偷偷入內殿看了一下,常公公坐在地上打盹,太上皇睡得很安穩,她又揉着眼睛出去吃藥,繼續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