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顏情書》[夕顏情書] - 第16章 救還是不救

太上皇轉動着眼珠看着地下黑壓壓跪了一地的人頭,嘴巴顫了顫,一個字沒說出來,倒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看着甚是不舍。

元卿凌知道他們跪在這裡是要等太上皇咽氣,方才進來的時候,太上皇似乎進入了彌留之際,那樣很快就會走。

但是現在看他,倒不像是油盡燈枯的模樣,而且,他的呼吸有力了許多。

不過,或許是御醫們方才用了葯的作用。

太上皇似乎是心症,也曾得過風症。

如今這般,怕是心衰了吧?

心衰,呼吸困難……她藥箱里倒是有多巴胺。

元卿凌腦子裡胡亂地想着,狗語的事情帶給她的震駭還沒停息,又面臨人命的考驗,不過,她再糊塗,也知道不可能有人會相信她,讓她去給太上皇治病的。

所以,最終的可能,是她必須得眼睜睜看着太上皇在她面前斷氣。

對於一個從醫人員來說,這很煎熬。

跪了大概有十五分鐘左右,她開始搖晃,她跪的姿勢很彆扭僵硬,因為身體麻木,也因為不想磨損傷口,這樣會導致她的傷情更加嚴重。

她偷偷地看了看旁邊的宇文皓,他跪得筆直,側臉弧度清晰,整個人被悲傷籠罩,倒不像是作假,若說皇家無親情,只怕不實。

明元帝與御醫院的院判走了出去,就在帘子外說話。

元卿凌依稀能聽到幾句,明元帝是見太上皇情況有好轉,問院判是不是應該再用藥,但是院判說這是迴光返照,大概也就是這一個時辰內的事情了。

明元帝再進來的時候,命人放下金色的紗帳,再放下外頭的青色帳幔,沉聲道:「你們,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