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夏子安] - 第二十七章 說服攝政王

子安道:「不了,謝謝嬤嬤,我今日未曾吃過東西,若一次吃得太飽,反而不妙,這樣就夠了。」

「那好吧!」嬤嬤命人撤走點心,再命人煮茶上來,自己也就退出去殿外伺候了。

慕容桀看子安的眼神也多了一分奇異,此女確實不簡單,這楊嬤嬤是跟了皇后多年的人,見慣宮中冷暖,竟被她短短半日便收復了,旁人即便是幾年的心思都沒辦法做到的。

子安吃完後,便看着院判問道:「大人,我想知道梁王殿下兩次發作的情況。」

院判點頭,遂把梁王兩次發作前後的事情說給她聽,包括發作時候的處理以及推測有什麼後遺症,他都以他的見解說了出來。

子安聽了之後,大概知道梁王的初步情況。

她想了一下,抬起頭看着慕容桀,「王爺,梁王殿下如今的情況,最嚴重的是他有可能引起的肺炎,肺炎可以在兩三個時辰之內,急速發作,引起呼吸困難甚至窒息,皇后娘娘不同意施針緩解梁王的呼吸問題,使得我們當前的治療要十分保守,梁王也得忍受比較長的痛苦。」

慕容桀沒想到這個吸入性肺炎這麼嚴重,不禁蹙起了眉頭,「那保守治療是如何治療?」

子安道:「給氧。」

「什麼?」慕容桀一時聽不明白她的話,「給養?」

「氧氣,氧氣就是……」子安想儘可能地解釋得簡潔一些,因為這個攝政王看起來不是很有耐心的人,「氧氣是我們呼吸的空氣里的一種氣體,現在梁王缺氧,會對身體的各個器官造成損害,會引起氧氣不足導致的各種問題發生,所以,目前最要緊的就是給氧氣,然後,再消炎,最後才處理身體其他的問題。」

院判開始是支持子安的,但是聽她說什麼氧氣是空氣里的一種氣體,不禁覺得荒誕,忍不住反駁道:「空氣就是空氣,還有什麼氣體?莫非這空氣還能分好幾種?」

子安想跟他解釋空氣的組成,但是現在解釋比較費時,要讓他懂得更是困難,便道:「院判大人相信我的話吧,我不會害梁王,梁王若出事,我自身難保,我讓您來,就是希望您在最大的程度內支持我做的任何治療方案。」

院判在官場許久,雖不說老奸巨猾,但是一定的防護心是有的,否則也不會請攝政王前來作證。

但是,聽了子安說這句話,看到她眼底的誠懇,他竟有些動搖了,遲疑了一下,他道:「但是,你要如何給氧氣?你說氧氣就在空氣里,呼吸不就行了嗎?總不能說你抓一把空氣然後把氧氣給剝出來吧?這多荒謬!」

子安也愁了眉頭,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在這裡沒辦法把氧氣分離出來。

分離氧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通過空氣中各個氣體的沸點來進行降溫分離,但是,她沒有辦法把溫度降低到負一百八十三度以下。

她想到的是山林,在現代的人也愈發重視空氣含氧量,所以總會有一些風景區以天然氧吧出名吸引人過來調養身體,當然,是不如醫用氧氣,但是,目前看來,是唯一的辦法。

不過,如今移動梁王到山林中去也不現實,她想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