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夏子安] - 第二十三章 梁王死了

殿中這麼多人,卻寂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除了大家急促緊張的呼吸聲。

但是,大家都在極力控制,怕這點聲音會影響了施針。

皇后整個心都懸在了嗓子眼上,雙手轉動佛珠,口中默默地念着佛經。

劉御醫選了華蓋和鴆尾兩個穴位,這兩個穴位都可以緩解呼吸困難的。

他果斷地落針,落針很順利,且穴位很正,劉御醫鬆了一口氣。

皇后與攝政王都站在床邊,緊張地看着梁王的反應。

梁王喘了一口氣,意識竟是有些回緩,睫毛跳動了幾下,卻沒有睜開眼睛。

不過,情況並未緩解,梁王的呼吸還是很困難。

劉御醫有些慌亂了,手忙腳亂地摸向膻中穴,並在膻中穴再落一針。

效果還是沒有出來,梁王的嘴唇越發的紺紫,嘴巴張開,依舊氣若遊絲。

「怎麼沒效果啊?」皇后顫聲問道。

劉御醫一額頭的汗,心中卻暗自疑惑,不會啊,按理說這三個穴位都可以緩解梁王的癥狀,怎麼會沒有效果呢?

他選穴很多,且下針神速,直接刺通穴位的,他下針的時候就能感覺到。

情急之下,他把針拔起,在攢竹穴與地倉穴連下了兩針。

這一下針,可不得了,梁王陡然睜開眼睛,定着有數秒,皇后見狀,以為他好轉,大喜,「皇兒,你覺得怎麼樣?」

梁王卻只是定定地瞪大眼睛,看似是毫無意識的。

攝政王首先發現了不對勁,見他嘴唇開始顫抖,四肢也開始抖動,臉上的皮膚開始痙攣。

攝政王叫了一聲,「不好,發作了。」

果然,梁王的四肢開始強直,痙攣,他的頭像是有一股力量拽起來般,使勁往後拗,痙攣逐漸加強,嘴裏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攝政王情急之下,拿起旁邊的毛巾便塞進他的嘴巴里。

自從梁王第一次發作之後,他見子安把手塞進梁王的嘴巴里,他就回去問了大夫,大夫說這是預防咬傷舌頭的做法。

他也因此斷定,夏子安懂得醫術。

「天啊,天啊!」皇后全身發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哭着道:「怎麼會這樣的?怎麼會這樣的?」

手裡的佛珠散落一地,一顆顆地在地上打旋,她一口氣幾乎提不上來,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御醫急忙上前揉着人中,救醒她。

劉御醫也要暈了,他額頭滲出大滴大滴的汗珠,面容白得厲害,雙手不斷地顫抖,嘴裏喃喃地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院判推開他,一手拉開梁王頭上的枕頭,輕輕托住他的頭顱,讓他儘可能地不要把頭後仰得厲害,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已經不敢再輕易施針,一旦施針再度刺激,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

太子在床邊看着,唇瓣緩緩地勾起來,眼底有痛快的笑意,快死去吧,你這個殘廢,不死還有什麼用?

這一次大發作,梁王原本就紺紫的臉直接轉變成黑色,痙攣得也比之前厲害,彷彿一口氣就要斷過去一般。

這一次的發作,沒有持續太久就停下來了。

但是,在停下來之後,梁王忽然睜開眼睛,看着攝政王,眼淚竟流出了淚水,嘴巴微微張開,似乎有話想說。

攝政王鬆開手,呼喚了兩聲,「鑫,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