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夏子安] - 第二章 利刃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耳邊響起哭泣的聲音。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張青腫難分的圓臉,她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小蓀?」

原主的丫鬟,小蓀。

「小姐,奴婢沒能保護您,對不起!」小蓀哭得好生凄慘。

子安忍住全身火辣辣的疼痛,緩緩地站起來,艱難地一步步走向方才玲瓏夫人坐的椅子上,她的雙腿和背上傷得厲害,這樣坐在椅子上,便等同坐在針氈上,但是,這樣尖銳的疼痛,可以讓她的大腦保持清醒。

腦子裡有一道聲音凄厲地響起:「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她知道,那是屬於原主的聲音。

雙手握成拳,觸及中指一道冰冷的金屬,她一怔,迅速低頭,奪魄環?奪魄環竟然也跟了過來?

奪魄環是她在特工組的時候,科學家研製出來的一種武器,裏面有一塊芯片,可以自動吸附陽光與空氣中的電,變成攻擊人的武器。

「婚禮定在什麼時候?」子安眸色陰寒地轉動奪魄環,問哭得正傷心的小蓀。

小蓀哭着回答:「小姐,就是明日。」

明日!

子安緩緩地閉上眼睛,方才在這裡發生的一切,如同電影一般在腦子裡反覆播放。

每播放一次,她心中的憤怒便多增一分,為原主復仇的心便迫切一分。

「母親呢?」子安聲音沙啞地問。

小蓀咬牙切齒地道:「夫人在玲瓏夫人抓住您的時候,到老夫人屋中鬧了一場,老夫人一怒之下,把夫人關在了暗室中。」

老夫人?子安腦子裡閃過一張衰老但威嚴的臉,一個為了家族榮耀可以六親不認的老女人。

「去告訴老夫人和相爺,說我願意上花轎,但是前提是要他放了母親。」子安聲音平和地說。

小蓀聽到這裡,哭得更是傷心,她知道小姐已經沒有法子了,若不嫁,必定就是死路一條。

小蓀去了不到半個時辰,袁氏便回來了。

她是被抬進來的,老夫人治府嚴厲,自然容不得袁氏大鬧,命人痛打了一頓,打得半死。

玲瓏夫人親自送袁氏回來,她得意地看着子安,「早晚是要答應的,早一些答應,便可少受一些皮肉之苦,何必呢?真是賤骨頭!」

子安盯着這張得意洋洋的臉,玲瓏夫人的資料在她腦子裡形成。

玲瓏夫人,陳玲瓏,以寡。婦的身份嫁入相府,入府後生了龍鳳胎,女兒夏婉兒,兒子夏霖,自此便深得夏丞相寵愛,明明是妾的位分,卻對外宣稱玲瓏夫人,直接褫奪了袁氏當家主母的位子。

而方才,便是她手執刑罰,對原主和她都痛打了一頓。

子安陰鷙地盯着她,忽地揚起手,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地打了玲瓏夫人一記耳光。

玲瓏夫人一怔,幾乎不能相信夏子安打了她。

「你不要命了?」狂怒隨即湧上她陰狠的眸子,幾乎要把子安活剝生吞了一樣。

子安冷冷地道:「這一巴掌,是利息,你欠夏子安的,我會一筆一筆地討回來。」

「好啊,造反了你,來啊……」玲瓏夫人正欲喚人,子安一手拔下頭上的簪子,快如閃電般以簪子抵住玲瓏夫人的脖子。

「你敢?」玲瓏夫人倒抽一口冷氣,不敢置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