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夏子安] - 第十六章 梁王再發作

子安臉色蒼白地笑了起來,不無諷刺地看着老夫人,「有什麼辦法?我這個相府的嫡女,卻不得不以這點小聰明抵抗自己的厄運,而我的厄運,是我的至親帶給我的。」

夏婉兒冷冷地道:「你休要埋怨誰,在這個府中,你已經享受了十六年的榮華富貴,若不是你拒婚,也不至於落得這個下場。」

子安冷眼看她,「是嗎?這十六年的榮華富貴里夾着多少你們母女對我的辱打與傷害?」

這本是最凄涼的控訴,但是,在場無人動容,就連她的生身父親,都只帶着厭惡的眼光看她,更不要說那位老太太了。

夏婉兒哼了一聲,「沒有人虐待過你,是你不存感恩之心,母親對你不好么?在這相府里,你吃得飽,穿得暖,你該知足了。」

「好一句知足,有這樣的家人,夏子安要認命!」子安別有所指,只可惜無人聽得出。

她伸手接過玲瓏夫人手中的毒酒,毒酒只有清水般的顏色,跟隨楊教授學習中醫之外,她還曾幫國際頭號殺手毒黃蜂研製毒液,所以,只消看一眼,便可知道杯中的是鴆毒,毒性很強,入口封喉,是絕無生還的餘地。

奪魄環有一種功能,能把毒性散發出去,但是,只能散盡大半,並不能全然散盡,所以,只要她喝下這杯酒,她還是會中毒,只是不會要命。

宮中。

梁王自從病倒以後,加上之前子安悔婚,讓他丟盡了面子,一直留在宮中沒有回府。

休養了三日,病情算是穩定,前兩天有些頭痛,但是服用了御醫開的葯後,慢慢地好轉,到了第三天,頭痛幾乎沒有,只是行走間,仍然感覺有些眩暈。

皇后見他心情不好,便與他到御花園散心。

他拖着一瘸一拐的腳步走在御花園裡,心情糟透了。

窩囊,窩囊得很,就連夏子安這樣的女人都看不上他,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窩囊。

「鑫兒,別多想,這個夏子安配不上你,母后一定會為你找一個高門貴女,比這個夏子安好一百倍的。」

「母后,」梁王眼底有陰鬱之氣,「以後不要再張羅,我誰都不想娶。」

皇后着實惱怒夏子安,若不是她悔婚,也不至於讓自己的兒子變成這般頹廢。

她是真後悔沒殺了她,不過,把她指給慕容桀也是一件美事,噁心了慕容桀,也懲罰了那小賤人。

而且,那天她胡言亂語拋出一大堆關於針灸的理論,事後她跟太醫院院判了解過,針灸之術,非同一般,民間少有針灸的高手,即便太醫院,能應用針灸的人也不多。

至於她那一套理論,院判說,原則上可行,稍有不慎,便是要命的。

皇后為自己猶豫過片刻想要相信夏子安而感到侮辱與憤怒。

「為了那麼一個不知羞恥不識抬舉的女人頹廢,你還有點親王的氣度嗎?」太子從小石子路走過來,鄙視地說。

梁王冷眼睨着太子,「你來做什麼?還嫌看不夠我的笑話嗎?」

太子哼了一聲,「皇兄,不是本宮說你,就夏子安這樣的貨色,便是白送本宮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