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夏子安] - 第十一章 開始發難

子安打了個手勢,讓小蓀出去。

小蓀端着水出去,並且順手把門關上。

「母親,你放心就是,我以前學過醫術,也學過針灸,我很有信心。」子安輕聲道。

夏夫人微微點頭,伸手理順她的頭髮,「孩子,為難你了,你替子安活着,受本該她要受的苦,真是委屈了你。」

「我樂意!」子安微微笑了。

至少,她終於不是孤兒了。

昨天,夏夫人便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女兒了,記得當時夏夫人握住她的手,神色冰冷得像一塊冰雕。

然後,她說了一句,「我要替我的女兒報仇。」

聲音淡淡,卻是咬牙切齒般的恨。

如今,她們需要嚴防死守的是不能在這幾天之內,被相府的人下了毒手。

夏至苑兩個丫頭,小蓀是伺候她的,漱玉則是伺候母親,但是漱玉心頭高,傲慢得很,子安閱人無數,一眼便知道她不可信。

「母親,這幾日你要防着漱玉!」她叮囑道。

「知道了,睡吧!」夏夫人為她上好葯之後,輕聲道。

子安是真的累了,倦意湧上,頭一偏就睡了。

夏夫人一直坐在床邊,聽着子安均稱的呼吸聲響起,輕輕地撫摸着子安的臉,手指在傷口輕輕地滑過,淚水急急湧出。

她傷心,她恨,只是不願意在任何人面前落淚。

她也心疼眼前的這個姑娘,她如今受的這些苦,都本該是自己的女兒受的,死其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若一直這樣窩囊飽受欺凌地活着,還不如痛快去了。

這兩日,並無人來打擾她們母女。

子安落了個清靜,可以靜心養傷並好好研究一下金針術。

夏夫人得知子安在宮裡被灌了紅花,輕輕地嘆息了一聲,女子不能生育,這輩子就廢了。

她遇到了一個負心漢,但是不意味着這個世間的男子都是薄情郎,她還是很希望子安以後可以找到疼愛自己的男子。

第三天一早,漱玉便進來道:「大小姐,老夫人請你過去一趟。」

子安放下手中的書,與夏夫人對望了一眼。

「老夫人讓人過來傳話嗎?」子安問道。

漱玉說:「是的,奴婢剛出到花園,便見翠玉姑姑走過來,她見到奴婢,就說老夫人請你去一趟。」

「翠玉姑姑可有說什麼事?」子安沉聲問道。

這是第三天,最為關鍵的一天。

若是他們選擇在今天下手,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沒說!」

子安站起來,「那好,我過去一趟。」

夏夫人猛地站起來,「我與你一同前去。」

漱玉說:「夫人,翠玉姑姑說只讓大小姐去。」

子安安撫着夏夫人,「母親,不礙事的,我去一趟就是。」

夏夫人憂心忡忡地道:「子安,萬事小心。」

漱玉在旁邊聽着,笑了起來,「瞧夫人說得,不就是去給老夫人請安嗎?至於要小心不小心的嗎?」

子安沉下臉,「行了,你也別亂跑,好好打掃一下屋中的衛生。」

漱玉恭謹地應道:「知道了,大小姐,您去吧。」

子安對她的態度忽然發生轉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