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和陸寒霆》[夏夕綰和陸寒霆] - 第10章 在他肩上咬出牙印

夏夕綰九歲就被送到了鄉下,她本不該對這個所謂的父親夏振國再抱有任何期待了,果然這一通電話沒有任何的意外。

夏振國還是她認識的那個夏振國,一心痴迷醫學,最愛虛榮和面子,還想將夏氏醫療發揚光大。

現在他最引以為傲的女兒就是夏妍妍,而她這個從鄉下回來的女兒可以用來沖喜,陪睡。

「爸,我知道了,明天我會去的。」

她的乖順聽話讓夏振國語氣鬆軟了一些,「夕綰,你嫁過去是沖喜的,你那個病入膏肓的丈夫很快就會死的,等王總的事情解決了,到時爸再給你找一個好人家。」

「那就先謝謝爸了。」夏夕綰將電話給掛斷了。

將手機關機,夏夕綰在陸寒霆的懷裡閉上眼,其實心裏是很難過的,她就是一個孤兒。

她想像正常的孩子那樣,被自己爸媽疼愛着,有着簡單平安的生活,可是這對於她而言簡直就是奢望。

她沒有家。

她就是一個沒爹疼沒娘愛的野孩子。

也許感覺到了冷,夏夕綰往陸寒霆的懷裡蜷縮了些,他的懷抱挺括結實而溫暖,可以給任何一個女人遮風擋雨。

她的腦袋枕在他的心房上,砰,砰,砰,他一下下強而有力的心臟博動讓她很有安全感。

夏夕綰以為自己會失眠的,但是在這個男人的懷裡她一覺睡到了天亮,一夜好眠。

……

陸寒霆緩緩睜開了眼,現在已經是翌日清晨了,璀璨的晨曦透過層層窗幔鍍了進來,在空氣里灑下無數暈黃的因子。

陸寒霆眸里染着初醒的惺忪,還有片刻的茫然。

很多年了,很多年沒有睡到清晨,在這美好的晨曦里自然睜開眼。

陸寒霆閉了閉眼,去摟懷裡的女孩。

他知道她一夜都睡在他的懷裡,因為他的懷裡還有她殘留的溫軟和體香。

但是,什麼都沒有摟到,懷裡空空如也,夏夕綰已經不見了。

陸寒霆一下子睡意全無,掀開蠶絲被起了身。

這時書房門被推開,管家福伯一臉喜色的走了進來,「少爺,你醒了?少奶奶走的時候讓我不要打擾你,再讓你睡一會兒,這都多少年了,少爺竟然睡到了自然醒,就連南淵先生都沒有辦到的事情,少奶奶竟然辦到了,這少奶奶身上究竟有什麼魔力啊?」

福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自家少爺的身體狀況他最清楚不過了,昨晚少奶奶進去後他就很擔心,但是少爺竟然抱着少奶奶睡了一晚上。

陸寒霆看了看門外,「少奶奶人呢?」

「回少爺,少奶奶說她出去處理些事情,晚上再回來。」

「她有說去哪裡?」

「沒有。」

「知道了。」

陸寒霆回到了卧室里,進了沐浴間沖澡,當他將白色襯衫脫掉時,就在鏡面里看到了自己肩頭那個深深的小牙齒印。

她咬的。

光看着這個小牙齒印就可以想像她當時咬的多麼用力,現在都在他的身上留下她的印跡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