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夜凌林綰綰》[蕭夜凌林綰綰] - 第17章 出事了?

林綰綰看了一眼時間。
凌晨兩點。
窗外的狂風停了,冰雹也停了。
兩個孩子都在熟睡,林綰綰輕手輕腳的下床去查看。
她輕輕打開卧室的房門。
客廳里燈光大亮,沒有開空調顯得十分悶熱。蕭凌夜正在餐桌前倒水,他一邊倒水一邊打電話,聲音壓的很低,聽起來是在談工作。
聽到開門聲,蕭凌夜側首,看到林綰綰,他眸子瞬間漆黑下去。
看的出來,她在刻意避嫌。
這麼熱的天她竟然穿着長袖長褲的睡衣,不該露的地方一點都沒有露,可她或許是剛剛睡醒,睡眼懵松,長發微亂,兩頰微微泛着紅暈,比刻意吸引還要引人犯罪。
一直沒有開空調蕭凌夜都沒覺得熱,可這會兒卻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蕭凌夜喉結滾動,灌下一杯冷水燥熱感才消退些。
他收起手機,「被我吵醒了?」
她哪敢說是被吵醒的啊,林綰綰揉揉眼,「不是,就是突然一下子睡不着了……」
「剛好,我也睡不着,過來坐!」
「做?」
林綰綰大驚失色!
她下意識的雙手抱住胸口,防狼似的盯着蕭凌夜。
蕭凌夜眉梢一揚,指了指沙發,「我說的是過來坐,你腦袋裡在想什麼?」
「哈,哈哈!」林綰綰尷尬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她乾笑着說,「我沒想什麼,呵呵……就是覺得這天太熱了,坐沙發上不是更熱嗎。」她趕緊轉移話題,「這麼晚了,你還沒睡,是認床嗎?」
蕭凌夜不知可否。
實際上,他有嚴重的失眠症。
安眠藥。
酒精麻痹。
這些辦法他都用過,效果卻不明顯。
康華醫院的宋連城也是他從小長大的好兄弟,他家裡一直開醫院,家裡的孩子也都是學醫,為了治他的失眠症,宋連城還專門學了催眠,取得了國家高級催眠師的證書,然而……他的催眠術對他依舊不太管用。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了。
「過來!」
「哦!」
林綰綰生怕再鬧出什麼誤會,小步小步的挪到沙發旁邊坐下,見狀,蕭凌夜端着兩杯水走過來,遞給她一杯,在她旁邊坐下。
兩人之間的距離頂多有二十厘米。
林綰綰不自在的往旁邊挪挪,挪挪,再挪挪。她坐下就對上蕭凌夜深邃的眼眸。
「怎,怎麼了?」
「再挪就掉下去了。」
「呵呵!」
林綰綰不敢再挪,老老實實的坐下來。
隔得不遠,蕭凌夜能聞到她身上沐浴過後的清香,那香味不是名貴的香水味,卻清新自然,有種令人安心的味道。
「之前你救了心肝,還沒有謝謝你。」
「不用不用,我也是湊巧,我跟心肝也算有緣分,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我就覺得喜歡。」
「嗯!」
林綰綰捧着水杯,「蕭先生,冒昧的問一句,心肝的媽媽呢?」
「不知道。」
「呃?」
「心肝是個意外,我並不知道她媽媽是誰。」
「……」
林綰綰嘴角抽搐,這男人私生活這麼混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