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修復一切BUG》[我能修復一切BUG] - 024 不能說的秘密

「嗯,必須保密。」

「為什麼?」

「你想想。」孟飛做了個手勢指着自己。

「這個人能包治百病對不對?

「不管你是癌症艾滋病還是天生殘疾,通通治癒對不對?

「那這個人為啥還在這裡聊天呢?應該在醫院治病才對吧?

「但全世界病人那麼多,我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我也治不過來啊。」

艾婷忽然覺得這個人很思想很很不高尚。

「誰讓你不吃不喝不睡了?」

「你想想,我睡個覺,結果他爹死了。怪不怪我?

「我陪你聊個天兒,她兒子救不過來了死了,是不是我的錯?

「你說不是,對他們來說不是嗎?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能包治百病,那我就是全世界的仇人。

「凡是病死的受傷死的甚至老死的,都可以算是我的鍋。

「這世界上得多少人和我有殺父殺母奪妻之恨啊。

「而且我最討厭的職業就是醫生好不好?

「工作又辛苦,隨時要半夜出來救急,還要被病人家屬打。每天看到的生老病死的煩心事。

「要賺錢干點什麼不好,寫程序、調bug不香嗎?」

說完了孟飛又笑眯眯地說道:

「你放心,無論是你自己還是你家人,我都保你們長命百歲……」

艾婷大概理清了他清奇的腦迴路。

「說穿了你就是自私,不肯承擔責任唄。」

但他說的那麼一通,艾婷覺得並不是完全無理。

孟飛如果是暴露了自己有這個異能,將來想繼續干程序員那是完全沒可能了。

畢竟他有隱私權,也有決定自己職業和生活方式的權利。這點她無法置喙的。

「我只是這事報告給局裡。局裡會尊重你的隱私,不會輕易泄露。」

「你真是圖樣圖森破啊……」

孟飛差點脫口而出。但他又咽了回去。

他先是看了一眼四周,透過稍微有些透光的圍簾確認隔壁的包廂都沒有人,然後又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坐在了艾婷旁邊。

「你要幹什麼?」

艾婷警惕地盯着他。

他強行湊了過去,在女孩耳邊低語道:

「其實我在參與一個秘密任務。」

「秘密任務?什麼秘密任務?」

「偉大的使命,當然都是永遠不被人們理解,而且永遠埋藏在黑暗中的。」

孟飛嘆息一聲,把頭靠在沙發枕靠上,在艾婷旁邊坐着不動了。

「連刑調局都不能告訴?你在給國家機密部門做事?」

孟飛大義凜然地說道:

「我雖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說明自己的使命,但我永遠只做對祖國和人民有益的事情。」

「你能不能再假一點?」

「……」

孟飛看着窗外。窗外不遠處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艾婷的側臉剛好和窗外風景相映在一起,就像一幅曲線優美的素描。

「你看那是定山湖,漂亮吧?我們去那逛逛怎麼樣?」

定山湖原本是很漂亮的。只不過現在初冬風寒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