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9章

保安部。
「楊兄弟,您不計前嫌替我出頭,這情分我何魁記下了!」
壯保安滿臉感激,要不是楊小邪及時出現,吳憂這王八蛋,不知道還要如何折磨他:「以後您有什麼事,一句吩咐,我何魁一定照做!」
楊小邪看着何魁憨憨的表情,明白他這不是想找自己當靠山,而是真心感激。
這反倒讓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自己今天出手,不是為了給何魁出頭,單純是看吳憂不爽。
「嗨,小事兒。以後別叫我楊兄弟,叫我小邪就行。」楊小邪還是有些不習慣。
杜松見狀,更是後悔不迭,恨不得挖出自己的狗眼,獻給楊小邪:「楊哥,以後咱們保安部就跟你混啦!到時成為集團姑爺,可別忘記兄弟們啊。」
楊小邪最瞧不起趨炎附勢的人,相比之下,何魁更顯真誠。
杜松見楊小邪不屑自己,心生不滿,小聲嘀咕道:「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個小白臉么……」
「保安部,有閑雜人等強闖上樓,務必攔住他們!」
這時何魁的對講機,忽然傳出一個聲音。
保安們聞言,全體出動,來到大廳里,見十多個混混越過門卡,朝着電梯方向走去。
杜松率先走上去,厲聲喝止:「喂,你們是什麼人,知道這裡是啥地方嗎?就敢硬闖?」
他剛在楊小邪面前丟了面子,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想找人撒氣。
那伙人扭過頭,滿臉嘲笑:「我們是誰,你也配知道?」
「放什麼屁?你們是天王老子啊!」
杜松頓時大怒,抽出警棍,以命令的口吻訓道:「不要在這鬧事,識趣的趕緊滾!」
其中一個帶頭的,頭髮染成金黃的男青年,嘿嘿笑了兩聲:「你倒是來讓我們滾啊?」
「行,你別後悔!」杜松攥緊塑膠警棍,走到那名黃毛的面前:「我最後警告……」
「警告個屁!」黃毛臉色一沉,上來就是一個耳光,狠狠扇在杜松臉上。
杜松被扇耳光,整個做半張臉都紅腫起來。
他人都蒙了,楞在原地足足好幾秒。
黃毛指着杜松的鼻尖,囂張地罵道:「你給老子張大耳朵聽清楚。老子是驚雲堂的人,我們四當家金狼,點名要見你們胡總。這是你們白玉集團天大的福分!」
「驚……驚雲堂?」杜松拿着登記冊的手,不由地顫抖起來。
驚雲堂在東海市的名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四當家金狼,更是性情殘暴,在江湖上惡名遠揚!
杜松現在十分後悔,不該當這個出頭鳥,萬一得罪金狼,後果不堪設想!
眾保安也是面面相覷,誰也拿不定注意。
「別理他們,電梯到了!」那黃毛領着眾人,登上電梯。
「這……何隊,怎麼辦?」杜松扭頭望向隊長何魁。
何魁也很清楚,如果放任黃毛上去,惹出什麼大事兒,就是自己疏忽職守。
「你們給我站住!」何魁一咬牙,上前攔住那黃毛等人。
「喲呵,你敢攔我們?想死是不是?」黃毛手下的一名混混,抓住何魁的手腕,舉拳就要動手。
何魁反手一扭,將那人的手臂擰彎。
那混混吃痛,哀嚎着半跪在地上。
何魁圓瞪雙目,望着周圍一眾混混:「沒有公司的同意,你們誰都不許上去!」
「有意思……我看你就是找死!」
黃毛話音剛落,隨即動手,一腳踹向何魁的小腹。
腿風強勁,看得出來下手極為兇狠,便是要一招制敵!
何魁在黃毛動手的瞬間,趕緊雙手捂住小腹位置,擋住這兇險一擊!
然而他那壯碩的身軀,還是不由晃了晃,朝後退了幾步。
「喲呵,有兩把刷子!」黃毛又是一腳斜刺里踢出,正中何魁的肋骨。
何魁本還想躲,但最近發燒體弱,加上又剛被吳憂踹傷,行動不便,這一腳並沒有擋住!
何魁哀嚎一聲,被黃毛擊倒在地。
「還以為你多有本事,不過繡花枕頭!」黃毛眼眸凶戾,指着何魁吩咐道:「給我揍!」
那眾多混混一擁而上,將地上的何魁圍成一團,你一拳我一腳地群毆起來!
「隊長!」
杜松等保安見到隊長落入下風,想上前幫忙。
可那黃毛居然從腰帶裡頭,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你們誰敢上來試試,老子給他當場放放血!」
黃毛伸出猩紅的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