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6章

白玉集團,董事長辦公室的大門敞開着。
吳憂坐在真皮沙發里,兩腳翹在紅木茶几上,居高臨下地望着面前一壯一瘦的兩人:「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昨天做錯沒?」
兩人正是昨天的保安,此刻他們雙手各扶着一個瓷罐,頂在頭頂,跪在吳憂的面前,可憐兮兮的樣子。
「吳總,昨天真沒辦法。那人是胡總未婚夫,我們怎麼好動手趕走他?」
壯些的保安剛開口反駁,卻被吳憂丟來的煙灰缸,砸在瓷罐上。
瓷罐破裂,劃破頭頂,血流不止!
「我說過很多次!那雜燴不是小蕊的未婚夫。聽不懂人話?」
吳憂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說話都不會說?我罰你倆互扇耳光,扇到老子爽為止!!」
兩保安心中憋屈,但他們只是小小的保安,對面卻是集團大股東。
沒辦法,只能相互打了對方的臉幾下。
白玉集團的同事們瞧見門內的景象,議論紛紛,卻也無能為力。
吳憂不光是公司的大股東,同時也是東海三大家族之一的吳家少主!
別說只是欺負兩名保安,就算將他們打成殘廢,也沒人敢阻攔!
瞥了一眼門外眾人的反應,吳憂很滿意,不過兩人扇耳光的力道,他就很不滿意了。
「都沒吃飯是吧?我來扇!」吳憂揚起手臂就要扇下去。
壯保安忍無可忍,霍地站起身:「沒這麼欺負人的!老子這保安隊長不幹了!行吧?」說完,轉身要走。
誰知吳憂一個飛踹,那名壯保安的身體如同風箏,飄出幾米遠,渾身無力,吐出一口鮮血!
「你以為辭職就行?只要老子不同意,你就是老子的人!」吳憂獰笑着伸出手,扇了那壯保安兩耳光。
清脆的耳光聲,在空曠的辦公室中,格外響亮。
「吳憂,快點停手。」胡蕊及時趕到,對那名瘦保安說:「小劉,你先帶他去醫院治療。」
瘦保安早嚇傻了,聽到這話,才勉強扶起那名壯保安離開。
見到胡蕊到了,吳憂的態度稍微軟化一些:「小蕊,這兩人我沒玩夠,你怎麼就放他們走?」
胡蕊勸阻道:「你別在這胡鬧行不行?這裡可是公司。」
「我胡鬧?胡鬧的是昨天那小子!」聽到這話的吳憂,瞬間血壓飆升,語氣也拔高几度:「別忘記,公司我的股份最多!這裡是我說了算!」
胡蕊皺了皺眉,對吳憂的行為,無可奈何。
再任由吳憂這樣胡鬧,公司人心渙散。
才和博雅集團的合作,一旦出現什麼問題,後果不堪設想……
「你找我?」楊小邪從人群中擠出來,剛給胡蕊停車去了,稍微晚到一步。
看着眼前的情敵,吳憂的瞳孔里,燃起騰騰怒火!
昨天就是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揍暈過去,令自己顏面盡失。
「楊小邪!你來得正好!」
吳憂指着門口位置,正色道:「你站在這,讓我踢三腳,然後滾出東海!之前的事可以一筆勾銷!」
胡蕊心頭不由一緊。
吳憂之前學過多年的跆拳道,腳力驚人。
尋常人別說他的三腳,怕是一腳都扛不住!
楊小邪雖然有點功夫,但如果不還手,站在那裡讓吳憂踢,那不等於找死?
「楊先生,現在是我們集團內部的事,你可以離開了。」胡蕊趕緊朝楊小邪使了個眼色,示意他遠離是非。
楊小邪卻像是沒聽到胡蕊的話:「吳總要踢我三腳?要踢不完怎麼說?」
吳憂嘲諷起來:「三腳我只嫌少,怎麼會踢不完?如果你皮癢,我可以多附贈你幾腳!」
楊小邪點點頭,勾了勾手指說:「行,那你來吧。」
眾人嘆了口氣,看來楊小邪又是吳憂的下一個霸凌對象!
「好,你站好了!」吳憂見楊小邪站在門口,雙手負後,展露笑顏:「這次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他退後幾步,猛然踮起腳尖,發動全身之力!
一腳當先,一百八十度迴旋踢,驟然踹向楊小邪的腦袋!
吳憂這一腳,練了七八年,足以踢斷木板!
這一腳上去,普通人非死即殘,運氣好些,也會腦震蕩!
然而當他的腳尖,踹到楊小邪身上,卻有道隱約金光,附着在楊小邪的體表。
接着,剛猛的反震之力,反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