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4章

丁克臉色跟臭水溝一般難看。
四周的那些狐朋狗友,都是面面相覷,沒人敢動。
楊小邪露出這一手,能看出來身手相當厲害,萬一引火燒身就得不償失了。
「好身手!」丁克丟了面子,將目光轉向胡蕊:「胡總,我看你是不想在東海市混了吧?敢動我的人?!」
胡蕊心想大局為重,也明白見好就收,於是說道:「方才一場誤會,我向丁少道歉。」
「哈哈,好!既然道歉,你就該跪下!」丁克認定胡蕊慫了,存心想找回面子。
至於胡蕊和這小子,以後再慢慢收拾!
胡蕊銀牙一咬,即便丁克此刻百般刁娜,但是為了博雅的那筆單子,為了整個白玉集團,她只能忍辱負重!
她的雙膝微微顫抖,彎曲下去,眼看就要對丁克跪下……
可下一秒,胡蕊雙腿懸空,竟生生被人提起!
胡蕊驚訝地扭過頭,發現是楊小邪拎着自己的衣領:「你幹什麼?」
「這年頭,只有給死人上墳才下跪。」楊小邪聳了聳肩,眼神瞥向丁克:「你,是想死嗎?」
「媽的,你動我一個試試!」丁克也怒了。
「啪!」
話音剛落,楊小邪腳下速移,下一秒便出現在丁克面前,狠狠賞了他一耳光!
丁克懵了,在場所有人,也都一臉震驚。
這小子哪來的勇氣,居然敢扇丁少!
楊小邪左手伸出,如蛇般纏住丁克左臂,將他摁在桌前:「該道歉的,是你才對。」
丁克平時囂張跋扈慣了,一句道歉從他嘴裏說出來,難於登天。
「讓我道歉,你憑什麼?」
「憑我,是蕊兒的老公!」
丁克自然不信:「就你?這幅寒酸樣也配?你要是胡蕊老公,我就是她姘頭!」
楊小邪陰沉着沒回答,捏住丁克小臂,稍微用了點力。
咔嚓!
「啊!!!!」
丁克慘叫連連,自己的左臂脫臼,疼得兩腿打顫。
四周那些狐朋狗友,無不驚恐。
這小子如此邪氣,面對丁少爺,一言不合就下這麼狠的手!
「鬼哭狼嚎什麼?」楊小邪無拿住他的右手:「再給你三秒鐘,不說話,就輪到你下一隻胳膊!」
丁克疼得五官都扭曲,顫抖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敢動我?丁家絕不容你!」
楊小邪不屑一顧:「三。」
「你敢?」丁克還在嘴硬。
「二!」
「王八蛋!」
「一!」
丁克瞥了楊小邪一眼,對方那雙深邃的眸子中,竟是無底的邪戾與不屑!
彷彿自己在他眼中,只是一頭待宰的豬,連討價還價的權力都沒有!
丁克只覺得汗毛倒豎,毛骨悚然:「算你狠!我道歉,對不起!」
「沒……沒事。」胡蕊沒想到丁克如此桀驁不遜的人,居然會對自己道歉。
「光是嘴上道歉,沒有誠意!」楊小邪將桌上煙灰缸,倒在一杯白酒裏面,酒液立刻變得渾濁不堪。
「罰酒一杯,不過分吧?」
楊小邪將混着煙灰的酒杯,放在丁克眼前。
丁克明白他這是報復之前罰胡蕊的三杯酒,咬牙道:「朋友!我已經道過歉,給你台階下了,真要搞得我這麼難看?」
「你給我台階?」楊小邪指着那杯酒:「我這才是在給你台階!」
「你放屁!讓我喝這些煙灰,除非老子死了!」丁克努力想要反抗,朝着周圍人怒吼:「媽的,你們這幫廢物,還不過來幫我!」
滿桌的狐朋狗友,這才想起要上前幫丁克。
咔嚓!
又是一聲脆響。
慘叫聲再次響起,丁克兩條胳膊,都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垂在桌下。
楊小邪乜斜着眼,單手指過眾人,語氣流露出無上霸道!
「誰敢上前一步,死!」
那幫人被楊小邪言行中流露出的殺氣震懾,一時間竟無人敢上前制止!
整個包廂,頓時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