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2章

木筏停靠岸邊。
楊小邪看着昏迷中的少女,將食指搭在她的脈搏上。
脈象平穩,節奏緩和……
應該只是驚嚇過度,有點受不住音律侵擾。
楊小邪這才站起身,抬起腳,朝她屁股踢了一腳:「喂!起床了。」
「啊!」
泳裝少女一聲尖叫,這才蘇醒過來。
「你踢哪呢?有沒有點禮貌?還有,我不叫『喂』,我叫齊雅軒!」
滿臉慍怒地擦趕緊身上,齊雅軒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順利逃出?
她可記得,眼前這傢伙在竹筏上,可是暴露了自己行蹤的。
蛇哥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輕易饒過自己?
楊小邪收拾好那堆海鮮,背着半人高的籮筐,轉身離開。
「真是個怪人。」齊雅軒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嘀咕。
這時,周圍一陣腳步傳來,岸邊忽然湧出一隊人馬。
為首那人,人高馬大,是個年約四十左右的壯漢。
他走到齊雅軒面前,焦急道:「小姐,您怎麼能不打招呼,就冒這麼大的風險?要是出點問題,我如何跟堂主交代?」
「牛叔別急,我這次也不白跑。」齊雅軒撒嬌道。
她這次可謂是收穫頗豐,獨闖龍穴,獲得蛇哥那邊的關鍵資料。
「……咦,怎麼不見了?」
齊雅軒摸了下泳衣,發現藏在裡頭的U盤居然消失了!
「啊!一定是那個傢伙,趁我恍神給偷走了!」
齊雅軒想起楊小邪的模樣,這小賊,肯定是早有預謀。
「東西一定在他身上。只要他還在東海,就逃不出四海堂的追捕!等找到這小賊,我一定千刀萬剮!」
此刻,莫名其妙成為眾矢之的楊小邪,正打車向著白玉集團的總部駛去。
「小伙,去哪裡?」
司機師傅看了一眼楊小邪隨身帶着的那簍海鮮,生怕他把自己的車子弄髒了。
楊小邪一屁股坐了下來。
「白玉集團。」
聽到這話,司機侃侃而談:「你要去白玉集團?這家公司可是咱東海市的驕傲!老總姓胡,據說還是個女的,號稱東海市第一美女。你去那做什麼?找工作?」
楊小邪淡淡說道:「找老婆。」
「你老婆在白玉集團?」
司機很是吃驚,這麼個窮酸漁民,老婆居然能在白玉集團上班?
楊小邪看出司機的鄙夷,狗眼看人低,故意說:「我老婆就是你剛說的『第一美女』。」
司機聽了這話,翻個白眼。
得!又瘋了一個!
很快,車來到一棟摩天大樓下面。
楊小邪背起滿載海鮮的竹簍,看了眼白玉集團的大門,邁步走了進去。
「喂,你是幹嘛的!」
門口,一壯一瘦兩名保安,直接上前攔住楊小邪。
楊小邪說:「我來找胡蕊。」
「誰?」兩名保安以為自己聽錯了。
白玉集團胡蕊,東海市第一美女,也是五十年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二十歲大學創業,短短几年,建立東海第一服裝品牌――白玉集團!
那想要見她的人,能從東海市,排到東海海底!
「小子,你是不是腦袋秀逗了,胡總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嗎?趕緊滾!」
楊小邪嘴一咧,這兩位又是有眼不識泰山的主兒。
自己和胡蕊,可有婚約在身,大小也算是白玉集團的准姑爺。
「你倆對我說話,最好客氣點。不然以後會吃虧嗷。」楊小邪老資格地說。
那個身材稍微威猛些的保安上前一步,聳了聳楊小邪的肩膀:「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要攆人了!」
「你試試看。」
楊小邪眼角戲謔,這兩傢伙連「氣」都沒有,純屬普通人。
「好小子!看我怎麼把你扔出去。」
說著,這名威猛先生,直接上前拉住楊小邪的胳膊。
他猛地用力,想將楊小邪拉起。
卻不曾想,他用出吃奶的勁,面前的年輕人居然紋絲不動!
威猛保安心頭詫異,看了眼楊小邪的背簍,心想是不是裡頭灌了鉛的?
「該死的,前兩天發燒,現在力氣還沒恢復,小馬,你表現的時候到了。」
另一名保安聽了之後,揮舞着拳頭,正要朝着楊小邪沖了過來。
「住手!」
大門內,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
「動手動腳,像什麼樣子?」
兩名保安一看,彷彿看到救星一般,上前說:「胡總,是這人在搗亂!」
楊小邪回過身子,看着這位素未謀面的未婚妻,有些驚艷!
一件低調且昂貴的絲綢白襯衣,包裹完美的身材。
黑色的職業裙,將女性的魅力,與總裁的幹練,完美的結合在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