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17章

「住手。」楊小邪驟然出現在樓道口的位置。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從胡蕊身上,轉移到楊小邪的身上。
「楊小邪,你終於來了。」丁克眯着眼睛,透着一股寒意。
「你們要的是我,放了胡蕊。」楊小邪淡然地向前走着,朝着胡蕊靠近。
胡蕊急了:「楊小邪你快走,你不明白嗎?這就是一個陷阱!」
丁克聞言獰笑:「現在才發現,遲了!你們兩個今天都走不了!」
從房頂兩側,走出來幾名面相猙獰的壯漢。
楊小邪的身手,丁克很清楚,連丁滿江都瞎了雙眼,他自然不會粗心大意。
這六名好手,都是驚雲堂派遣出來的高手,每一個都身手不凡!
「楊小邪,我今天就要告訴你,東海市是誰的天下。」丁克自信滿滿,微微挑起胡蕊的下巴:「我不但要制服你,還要讓你親眼見到,胡蕊毀在我的手裡――我看中的女人,豈能讓你這個臭漁民染指?」
胡蕊瘋狂掙扎,怒視着丁克:「你就是個qin獸!」
「qin獸?呵呵,沒錯。一會兒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qin獸!嘎嘎嘎!動手!」
丁克一聲令下,周圍六名壯漢,齊刷刷向楊小邪發起進攻!
楊小邪的身影絲毫未動,可周遭六人的拳腳,全數穿透他的身體!
殘影!!!
他們全嚇傻了。
速度快到能夠留下殘影的高手,在哪裡都是一等一的絕品高手!
這小子不過二十齣頭,怎會有如此精湛的武功修為???
噗噗噗……
連續六聲爆響,連串的爆竹聲,緊接着那六人的身體,全都飄飛空中。
楊小邪瞬間撂翻六名高手,大搖大擺向自己走來。
丁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好的丁家少爺不當,想當qin獸是嗎?」楊小邪掐住丁克的脖子,雙眸邪意凌然:「既是qin獸,自然只有被人屠宰這一條路!」
丁克兩腳懸空,望着腳下翻滾的海浪,卻是面色瘋狂:「楊小邪,你有種殺了我!」
「驚雲堂已經盯上你,再與我們丁家作對,絕路一條!」
「楊小邪,不要啊。」胡蕊也抓住楊小邪的手腕,輕輕搖頭。
楊小邪搖懲戒丁克事小,萬一鬧出命案,那可回不來頭!
丁克誤以為胡蕊是替自己求情,不免有些得意:「白玉集團的貨,還在我們的貨船上!你殺了我,白玉集團必然陪葬!」
楊小邪眯着眼睛,歪着頭看他:「哦,你這是在威脅我?」
「威脅你,又怎樣!」
這話不是從丁克嘴裏說出,而是從樓道口飄出!
瞬間,擁進幾十來人,為首是個四十多歲,皮膚黝黑的男子。
他神色陰沉,指着楊小邪說:「這是我丁氏海運,敢在這裡撒野?立刻放下我兒子。不然,我丁海發誓,你們一定走不出這棟樓!」
楊小邪斜着頭問:「他是你兒子?」
「沒錯,我就是丁氏海的老總,丁海!」中年人傲然道。
「不認識。」楊小邪搖了搖頭。
「我會讓你認識的。」丁海氣得臉色一沉,朗聲道:「你要再不放了我兒子,必然要你二人,屍骨無存!」
周圍那幫手下,全都掏出刀棍等武器,一時寒光閃爍。
整個高台,殺氣濃郁!
那幫兇徒步步逼近,幾乎將胡蕊和楊小邪,逼上絕境!
「楊小邪……」胡蕊顯然十分的緊張,白潔的手指剜進楊小邪的手臂。
楊小邪放下丁克,微笑着安慰胡蕊:「別擔心,這些不過是些廢物,不配當我對手。」
胡蕊將信將疑地抬起頭,美眸充滿疑慮。
「丁總這話,言重了吧?」
樓道里又驟然走出十幾人。
為首的,是一位穿着黑色緊身衣,渾身透着性感的女人:「這兩人是我四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