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15章

旁邊何魁等人見勢不妙,趕緊圍上來解釋:「李隊長,誤會。我們是來搬貨的,一會兒就走。」
「哦,原來是你們啊。白玉集團的人?」李隊長傲慢地眯着眼睛:「你們故意給老子找麻煩是吧?」
「都是一場誤會。」何魁摸出一根香煙,遞給李隊長。
李隊長不客氣地打開:「別跟老子來這套!搬貨就好好搬貨,非要來給老子惹麻煩?行了,帶着他趕緊滾蛋,別再挑事了!」
「是、是。」
何魁拉住楊小邪,準備帶他離開。誰知旁邊的陳文靜卻不幹了。
「等等,他在我這惹了這麼多事,就讓他這麼輕鬆離開了?」
陳文靜從李隊長口中,得知楊小邪這幫人的底細,語氣頓時又拔高起來,指着楊小邪說:「這傢伙滿口污衊,毀了我這麼多年的名聲,以後怎麼開店?他必須要賠償損失!」
「這話也有道理,不能讓你們白白走了。」李隊長也點頭贊同。
這精品店,總共開在好望角商場也沒幾年,哪來的名聲?
但李隊長知道,陳文靜不光是商場的商戶,她背後的那位,可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楊小邪沒料到陳文靜會倒打一耙:「那你說說看,要我怎麼賠償?」
「呵呵,看你這窮酸樣,肯定兜比臉還乾淨!」陳文靜此刻更加囂張了:「這樣吧,你現在當眾自扇耳光,向我道歉!我就饒你這一次!」
「這有些過分了吧?」何魁幾個同伴,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這都算輕的!和我的損失比較,這要求一點也不過分!」陳文靜不依不饒:「如果你不願意,我就報警抓你!看到最後誰倒霉!」
「我看這不用了吧?這點小事,馬上就處理完事!」聽陳文靜說要報警,李隊長坐不住了,他看向楊小邪:「你年紀輕輕的,道個歉怎麼了?」
「李隊,自扇耳光可太丟臉了,沒尊嚴啊……」何魁想替楊小邪說情。
「尊嚴個狗屁啊尊嚴!人家被他誹謗污衊,損失不比他的尊嚴貴?」李隊長有些不耐煩,臉色都有點垮:「他要是不願意跪,我的兄弟們可以教教你!」
周圍十多個保安,手裡攥緊橡膠棍,圍上楊小邪等人。
楊小邪默默看這一切,讓他沒想到的是,何魁此刻居然毫不退縮,主動擋在自己面前:「你們要幹什麼?想要逼人打臉嗎?」
李隊長也不含糊,抓起對講機:「所有保安,都給我過來。有人在八樓搗亂!」
好望角商場,比白玉集團大好幾倍,保安人數更是接近五六十人。
聽到李隊長的命令,不斷有保安往這裡趕。
何魁等人看到周圍黑壓壓的場景,捏了一把汗,看來楊小邪如果不道歉,這事兒很難善了!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究竟道不道歉?」李隊長指着楊小邪大聲質問。
楊小邪輕蔑一笑:「我是搞不懂,她這幅畫是假的,卻讓說真話的人出面道歉?公理何在?」
李隊長大怒:「你還敢滿口噴糞?我今天就告訴你,什麼叫做『公理』!」
他一聲令下,那幫保安便沖向楊小邪等人。
何魁上前幫忙,擋住那群保安,可對方人數眾多,己方根本抵擋不住。
「小邪,快打電話去找幫手!」何魁大聲叫道。
然而楊小邪卻面如沉水,驟然出手。
他這麼一動,何魁只覺得一陣清風拂面,只覺得眼前人影翻飛。
半分鐘不到的工夫,周圍就躺下十幾名好望角保安。
他們都是膝蓋關節脫臼,躺在地上慘叫連連。
「媽的,你居然還敢還手?上!給老子弄死他!」
李隊長大聲嚷嚷,然而那群好望角保安,見到同伴們的凄慘下場,都對楊小邪諱莫如深,不敢靠近。
楊小邪也懶得理會這種跳樑小丑,重新走進精品店裡。
陳文靜見到楊小邪下手這麼狠,也是吃了一驚,那張漂亮的臉蛋都是驚恐之色:「你、你要幹什麼?知不知道,我老公是什麼人?」
楊小邪面色自若,指着那副贗品:「你這幅畫要如何處理?」
「如、如果你要,我可以便宜點賣給你……」陳文靜囁嚅道:「但這就算真是假的,也不能直接燒了吧?」
「你要是不燒的話,我來給你燒!」
楊小邪一臉冷漠,哪怕這藏品不在老頭那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