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瀾葉景陽溫云云》[溫瀾葉景陽溫云云] - 第009章不知道誰三年被十八個高中開除

被噴了一臉的啤酒卓琰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把流到唇邊的酒液伸舌舔了舔。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顏灼,彷彿在說:「你……逃不掉的!」

嗯,台詞有點耳熟,要是霍司魘說她可能會害怕。

但是卓琰說出來她完全可以當笑話忽略掉。

「……」盛年安看着卓琰那**的表情,兀自打了個冷戰。

顏姐的魅力就是高,這麼快就把對敵變成舔狗了!

緊接着便是一箱箱酒上來,本來兩邊人也不多,剛好一邊五個,一共十個人。

喝到第八箱的時候,已經倒了八個人了,一人平均喝了一箱已經算是厲害了。

盛年安也倒在了沙發上,摟着另一個少年睡著了。

一時間,整個卡座里還清醒的只有顏灼跟卓琰了。

而在他們漫長的斗酒時間裏,來來往往不少看熱鬧的男女已經把卡座圍了起來。

顏灼的大名本來就響,一時間看熱鬧的人更多了。

「她就是顏灼?跟傳聞里不一樣啊,看起來乖乖巧巧,軟萌軟萌的。」

「果然水性楊花,一個女人跟那麼多男人一起喝酒,一看就是個爛貨!」

「什麼……那是顏灼?她居然還沒死?雪兒姐不是說她自殺了嗎?怎麼會在酒吧?」

「我們趕緊告訴雪兒姐吧?」

洛雪聽說顏灼不但沒自殺還在酒吧玩樂的時候,指甲掐進了肉心裏。

看來要聶冥淵辦的事兒失敗了,連他都沒讓那個女人割腕嗎?

「顏灼,你別以為你不自殺就能好好待在司魘哥哥身邊……」

這樣想着,洛雪飛快給白璽打了個電話。

一邊楚楚可憐地哭訴,一邊旁敲側擊地把顏灼的地址告訴了白璽。

而顏灼坐在卡座里,在眾人的歡呼聲里一杯又一杯。

好像是應了盛年安說的外號一樣,面對對面的騷年,她死活都不能輸!

來個帥哥我能一杯倒,遇上你……老娘就是千杯不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