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瀾葉景陽溫云云》[溫瀾葉景陽溫云云] - 第001章寶貝……說,你是我的

痛……好痛……

她死了嗎?

這裡是地獄嗎?

「啊……」

顏灼睜開眼……驀然對上了一雙冰冷又席捲着滔天黑浪的狼眸。

「寶貝……說,你是我的。」

沙啞又透着幾分肆意的陰戾的嗓音悠悠在耳畔響起……

這嗓音?這熟悉的大床?

她好像……又重生了?

然而她還來不及多想,便被銜住了耳垂。

耳邊又是男人冰冷又透着狂躁的嗓音:「顏寶……再逃,我會真的打斷你的腿的……」

陰冷涼薄的聲線,像是一片片鋒利的刀片,**着她本就薄弱的意志……

滔天恐懼將她包裹,她瞪大了雙眸:「霍……霍司魘?你沒死?」

「顏灼,你就這麼盼着我死?」

「我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不能跟你的青梅竹馬雙宿雙飛?」

霍司魘咬牙切齒,原本就陰沉的容顏更是烏雲密布。

下一瞬顏灼便被掐住了脖子,帶着暴戾與狂躁,這是霍司魘被惹怒到極致的徵兆。

濃烈的窒息感襲來,讓顏灼下意識地渾身顫抖,卻還是在他提起青梅竹馬的時候愣了愣……

那個親手把自己推進地獄的男人嗎?她恨不得親手殺了他呢~

見她居然敢失神,男人的臉色更是陰沉:「顏灼,你再敢在我的身邊想別的男人?我就……」

霍司魘話還沒說完,卻突然被小姑娘勾住了脖子,小姑娘抬身驀然封住他冰冷的薄唇……

瞬間讓炸毛到極致的男人獃獃地愣住了……

「阿魘……我錯了!」

女孩兒嗓音又嬌又軟,可憐兮兮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叫他……阿魘?

莫不是腦子撞傻了?

他的眼底閃過一絲狐疑,明顯地不可置信。

可就算知道是假的,知道她又在演戲……他還是忍不住想要淪陷……

「……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你為刀俎我為魚肉……我認慫!」

「那就不要後悔……」

――――

濃郁的墨色褪去,天邊乍開一絲光,白晝緩緩渲染開,晨光正好……

霍司魘起身系好浴袍的帶子,走到陽台邊,熟練地點燃了一根煙,叼在唇上。

微微凌亂的墨發被晨光鍍上一層惑人的金色,桃花眼,鼻樑挺拔,薄唇冷冰冰地半抿着。

寬闊的肩,窄而有力的腰線,男人叼着煙,整個人彷彿攏在迷離的光暈里,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

顏灼忍不住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看,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眼前的畫面。

這是前前世的十年前,她跟白璽私奔被抓回來的那一晚。

他們又見面了,卻是恍如隔世的相逢。

她永遠忘不了這個男人幫她擋黑粉潑來的硫酸被毀容的樣子,這樣好看的一張臉就那樣毀了……

而她還嫌棄他丑,逼他放過自己,故意罵他噁心。

最後鬼迷心竅地聯合白璽掏空了集團和霍家,讓他身敗名裂,不得不放自己走。

而她被利用完以後,被白璽賣進一間實驗室,成了一組活體細菌實驗的實驗品之一。

可是在她最絕望的時候,他來了,渾身是傷,砸開了實驗艙。

不顧她身上是不是有病毒,將她緊緊地擁進懷裡。

他說:「顏寶不怕……有阿魘在呢~」

死前他抱着她笑得很滿足:「現在我什麼都沒了,但我還有你。」

「顏寶……如果有下輩子,乖一點,永遠留在我身邊好不好?」

她泣不成聲,她不配啊……可是她還是忍不住點點頭,道:「好!」

阿魘……我們約好的!

後來因為外人闖入,為了掩蓋秘密,實驗室被啟動了自爆系統,他們都死在了爆炸里。

但在生命結束的最後一刻,他還是死死地擁着自己。

一如他曾說過的:「死也要把你綁在身邊!」

他做到了!

一想到這些過往,顏灼的心便止不住地疼痛。

眼底也氤氳起霧氣,看起來楚楚可憐,一滴晶瑩的淚滴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