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後,我偷懷崽崽的事被曝光了》[退婚後,我偷懷崽崽的事被曝光了] - 第7章 六味什麼丸

  宋可吟感覺自己沒辦法呼吸了,她用力地抓着胳膊上的傷,直到護工發現,給她注射了安定劑,她才又沉沉的睡去。

  因為宋可吟發病是在國內的半夜,護工還沒來得及把這個消息告訴給權司夜,她就醒了。

  「我只是忽然想到了不太好的事,並不是發病了,能不能不告訴他呢?下個月我就要回國了,這份工作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她在笑,笑的溫柔,可護工卻覺得此時的她異常可怕!

  護工感覺,只要自己敢忤逆她的意思,後果會非常可怕!

  因為害怕,護工胡亂地點點頭,然後就火速離開。她真的不敢把這件事告訴給權司夜,替宋可吟瞞下來。

  ——

  有了陳美琳的前車之鑒,醫院裏沒人再敢找沈憐的麻煩。她的診室一個患者都沒有,醫院內外流言蜚語滿天飛,依舊影響不到她。

  她辦公桌前的座機響了,她隨手接起來,「這裡是男科3室。」

  「沈憐。」蘊含著怒意的中年男人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

  沈憐放下手裡的資料,身體微仰,靠在椅子上,語氣隨意,「什麼事?」

  「什麼事?回國為什麼不回家!還有,你這什麼態度?見了是我,都不叫我的嗎!」

  「沈先生。」

  「沈憐!」沈繼興憤怒的吼出沈憐的名字。

  「沈先生,您是不是忘了,早在五年前,您自己登報和我解除了父女關係?不,應該是,爸爸這個身份早在十年前……呵……大概更早,在我的生命中就沒了。」

  「沈憐,你已經不小了,應該明白,我就是想要個兒子繼承香火,這有什麼錯?」

  「是沒錯,可是你可以離婚再娶,然後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但這不是出軌的理由和借口。」沈憐冷冷的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這個暫且不說。你把這工作辭了,一個女人在男科工作,也不嫌丟……」

  沈憐沒等他說完,就掛斷電話,因此就不會聽到他後面的話。

  她的手按在桌面的資料上,心底的火氣不斷地上涌。

  沈繼興還是太閑,才有空管她在哪上班!沈氏如果此時亂起來,他忙到焦頭爛額,還哪有空管自己!

  目光落在桌上爺爺的病例資料上,她把心頭涌氣的火氣壓下去。沈家如果有變亂起來,她爺爺就沒辦法好好休養了。再等等,等爺爺的病好了,再動手也不遲。

  隨即,沈憐又恨的牙痒痒。

  如果不是權司夜,她這會兒應該在一院本部腦科忙碌着,就不會接到這個糟心的電話!

  胸中帶怒,沈憐就從網上下單了幾種葯,然後寄到權氏。

  讓他把自己弄到男科來!

  下午,權氏前台就收到一個到付快遞。

  公司極少收到到付的快遞,前台就挺重視的。還特意做了登記,核對信息。

  仔細一看,前台小姐臉就微微泛了紅。

  這是一箱六味地帝丸,是用來——補腎的!

  前台小姐立刻給嚴松打了電話,「嚴特助,有權少的快遞,到付……」

  嚴松正準備和權司夜進入會議室,接到這個電話,他眉頭一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