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後,我偷懷崽崽的事被曝光了》[退婚後,我偷懷崽崽的事被曝光了] - 第2章 別讓我再聽到這句話

  沈憐匆匆掛斷蘇城的電話,又給兒子打過去視頻通話。

  兒子沈小魚並沒有因為她忽然掛斷電話就出現害怕不安等情緒,他是個獨立性很強的小孩兒。

  斷聯的這段時間,沈小魚已經洗漱完畢,正坐在餐桌前,吃着李姐給他做的早餐,嘴裏填着信物,未退去嬰兒肥的臉頰更圓潤可愛了。

  「剛才那個叔叔是誰,媽媽的男朋友嗎?」

  在M國長大的孩子,就是早熟的過分。

  「不是,就是認識的人。」沈憐趕快打斷他的童言童語,差開這個話題,「媽媽現在就回去,一會兒帶你去幼兒園報名。」

  沈憐再次掛斷視頻通話,然後趕回家,接上沈小魚,去幼兒園報名。

  忙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沈憐此時才有空看手機,然後就收到了入職安排通知書。

  看清上面的院區和科室的安排,沈憐立刻給人事安排部打過電話去。

  「我申請的是一院本部腦外科。」

  「不好意思,那邊不缺醫生,現在只有分院男科缺人手。」

  腦外一向人滿為患,醫護人員不足的重災區。

  不缺人手?

  呵呵!

  「誰安排的?」沈憐忽然發問。

  「權……醫院這麼安排的,你還是服從吧。」

  權司夜。

  一院本部距離家裡近,方便她通勤照顧小魚。去分院,就不能送小魚去幼兒園了。

  院方大概不想失去沈憐這個優秀的醫院,就安撫道:「你先入職,薪資還按之前談好的來。這邊有崗位,立刻給你調回來。」

  只要那位不盯着她了,她隨時都可以調回到本院區。

  沈憐卻是從人事不小心吐露出的那個「權」字之後,剩下的話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心亂成一團。

  最後對明早9點準時去報道幾個字眼有點印象。

  「媽媽。」跑了一頭汗的小魚撲過來,仰起小臉望着她。

  被那張與他神似的小臉望着,沈憐的心似乎更燙了些。

  她抬頭,發現公園裡剛剛和他玩的那一堆小朋友都和父母回家了。她摸摸小魚的頭,「走,回家吃飯去。」

  她不可能離開一院的,就暫時去分院待幾天。下個星期老師就回來了,她自然就能調回去。

  第二天早上,沈憐去分院報到。

  她被帶到一間偏僻的辦公室里,和其他的診室有些格格不入,配套的電子導診設施都沒有。

  一院的分院相較於本院,更注重服務。這樣簡陋的診室,一院本院都沒有,何況是分院?

  但裏面打掃的乾淨,陳設也都是新的,又不像是故意刁難。

  只是周圍的人看她的目光,帶着好奇。

  沈憐也不在意,反正她在這裡也待不久。

  她在辦公室熟悉環境,同時等着病人。

  不過奇怪的是,她的診室很久沒有病人過來。直到快中午了,診室的門才被人打開,權司夜從外面走進來。

  沈憐見到他,即覺得意外,又覺得在心理之中。

  她穿上這身白大褂,就是醫生。權司夜進來,她就戴好手套站起來,依舊是那句——

  「脫褲子,到儀器前站好。」

  和昨天一模一樣的話,權司夜眉心跳了跳,一股無名火氣湧上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