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替嫁假千金》[團寵替嫁假千金] - 第6章 進賬2000萬

秦冉冉如實相告。

「一個小帥哥,他今晚可能會住這。」

她覺得這間公寓畢竟是封君澤的,要留人住宿,還是要徵求一下房主的意見。

沒想到封君澤冷笑,「秦冉冉,你倒是學聰明了,可你以為隨便放一個男人的錄音,就能引起我的注意嗎?」

秦冉冉:「……」

這哥們是不是有點太自信了?

封君澤又道,「那套公寓可以給你,但是我還有其他的要求――」

「等等。」

秦冉冉直接打斷。

「其他要求那是另外的價格,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反正距離開拍還有五天,要是封總不着急,我有的是時間。」

說著,她就掛了電話。

蘇默遞給她一杯水,眼中汪着歉意,「不好意思,好像因為我,讓你和你的男朋友鬧不愉快了。」

「不是你的錯,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天色不早了,你今晚先在這裡住下,客房有淋浴間,裏面也有新的睡衣。」

睡衣是原主給封君澤準備的。

不過,始終沒用上。

想起那件睡衣,秦冉冉心口又盈上一股痛意。

說來也奇怪,她執行過很多任務,也穿成過比「秦冉冉」更人間凄慘的宿主,但是卻沒有像這樣清楚而真切地感受過原主的情緒。

她又倒了杯水,平復了一會,才把酸澀難過的情緒壓了下來。

「砰――」

客房淋浴間內響起一聲巨響。

秦冉冉走到門口,不放心地問道:「蘇默,你沒事吧?」

裏面無人應答,只有花灑噴水的聲音。

「不會又犯病了吧?」

秦冉冉腦海中閃過無數浴室滑倒頭破血流,不治身亡的新聞。

她暗道一聲不好。

這個房子如果出了人命案,可就不好轉手了!

她連忙拿出了備用鑰匙,衝進了淋浴間……

看到了淋浴間里的場景後,秦冉冉疾咳起來。

浴霸的暖色燈光照耀着升騰的熱霧,蘇默腰間鬆鬆垮垮系了浴巾,冷白的膚色裹着水珠透着桃粉,濕發捋在腦後露出稜角分明的眉骨,把近乎於少年和男人之間的特殊氣質展現無疑。

白瓷地磚上,靜靜躺着一大瓶的洗髮水,濃稠的液體噴濺得滿地都是。

――很顯然,剛才的響聲應該就是這桶洗髮水從柜子頂上掉落時發出的。

蘇默摘下了降噪耳機,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我剛才沒聽到它掉下來了……秦小姐,你臉怎麼紅了,是不舒服嗎?」

說著,他就要湊過來。

看着那帶着水汽的水流成股落入腹肌的溝壑中,秦冉冉瞬間口乾舌燥起來。

「你你別過來……」

她一邊說,一邊往後退。

鞋底剛好踩到了噴濺出來的沐浴液上,她來不及反應,整個人朝後摔去。

秦冉冉無語了……

她八百年都沒平地摔跤了,沒想到今天栽了。

果然,「靠近男人,會變得不幸」是真理。

――尤其是不要靠近漂亮的男人。

漂亮嗎?

拿智商換的。

秦冉冉閉上眼睛,等着隨之而來的疼痛。

可當她真的倒下後,並沒有想像中的痛。

她猛地睜開眼,就對上一雙濕漉漉的黑眸。

她這才發現自己摔在了蘇默的身上,而她之所以沒摔痛,正是因為是他給她當了肉墊。

她眉心擰起。

每當遇到危險,人的本能反應是不讓自己受傷。

可是蘇默好像不一樣……

這個人,屬實是善良過頭了。

她嘆了口氣,揉了揉他的後腦勺,「疼不疼?」

蘇默輕輕地點點頭,「嗯,有點……」

秦冉冉擔心他撞壞了,俯身湊過去,雙手抱着他的頭,仔細檢查有沒有淤青的地方。

蘇默喉結一滾。

身上的少女正仔細地檢查着的他的傷口,水潤的眼眸中滿是認真和擔憂,耳邊的碎發落在他的鼻尖,發香纏繞在他的呼吸間,好像周身都圍繞着她的香味。

秦冉冉檢查的動作一停。

她好像……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

低頭,對上那雙黑漉漉的眼睛,秦冉冉覺得自己要忍不住了。

她這個人吧……

有點不同尋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