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替嫁假千金》[團寵替嫁假千金] - 第10章 殺人,得誅心

封君澤來不及細想,緊閉的房門又打開了。

卻見秦冉冉一改剛才的不耐煩,興沖沖地舉着手機,指着屏幕上的圖片。

「這是你發出的懸賞令?誰找到糯米就給誰100萬?」

「……嗯。」

得到肯定的答覆,秦冉冉小臉浮出激動的紅暈,襯得整個人越發明媚奪目。

她飛快拿出銀行卡,攤到他面前,「喏,這個賬號,打錢。」

封君澤捏了捏眉心,咬着後槽牙發出了一個「行」字。

他之前怎麼沒發現這個女人竟然這麼貪財!

秦冉冉收到錢,唇角一揚,美滋滋地揉了揉糯米的頭,「下次可別跑這麼遠了,知道嗎?」

說完,她又乜了封君澤一眼,「還有封總您,不是每一次丟了珍貴的東西就能找回來,都是快奔三的老男人了,你可長點心吧!」

奔三的老男人?

封君澤怒目而視。

他今年才二十七歲,畢業後僅僅用五年讓封氏娛樂成為了行業龍頭,誰見他之後不誇一句後生可畏,年輕有為,怎麼到她嘴裏就成了老男人?

秦冉冉努努嘴,「別生氣,我知道上了年紀的男人壓力大,各方面指標都不行了,但你別慌,我這有純中藥研製的回春丸,一顆只要9999元,看在小糯米的面子我給你九折優惠,保准讓你忽如一夜春風來,一樹梨花壓海棠。」

封君澤冷笑,「怪不得沒考上大學,詩句都用不對。」

秦冉冉搖頭,「『一樹梨花壓海棠』是蘇軾慶80歲好友張先迎娶妙齡少女所作,封總,我這分明是祝福你得償所願,迎娶意中人啊!」

「……」

封君澤眸色一沉。

這還不是變相說他老?

他一隻手扣住了她尖尖的下巴,「秦冉冉,你是不是想死?」

「噗!」

秦冉冉不但沒被嚇住,反而笑起來。

她推開了他,又指了指頭頂的私人監控,歪頭道:

「封總,不好意思,你威脅我的畫面已經被監控錄下來了,如果我出現任何意外,這條視頻就會立刻出現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而且――」

她意味深長的頓了頓,又道:

「你猜,如果我把消音版的視頻發給雪萱小姐,她會不會誤會什麼?據我所知雪萱小姐的追求者眾多,而且都是各行業的佼佼者,封總在年紀方面已經不佔優勢了,如果連為她守身如玉都做不到,恐怕更是沒有機會了吧?」

「你敢!」

「沒有什麼不敢的。」秦冉冉眼中閃過一瞬的厭惡,「你和雪萱的情情愛愛和我無關,但是你們欠我的必須要還。封總是聰明人,那我也不說暗話,我要你在戀綜中親口承認當年雪萱的成名作用了武替,而那個武替就是我。」

她當然有能力不用任何人的幫助,就能向公眾證明真相。

但是她覺得讓封、雪二人親口承認當年的真相,才更能平息原主的怨念。

殺人,得誅心。

秦冉冉輕笑,也不等封君澤回答,就關上了門。

……

送走封君澤,秦冉冉想聯繫蘇默還黑卡。

但是打了好幾次電話,都沒有人接。

咕嚕嚕――

她揉了揉飢腸轆轆的肚子,暫時把這件事放在一邊。

對她而言,賺錢和吃飯才是人生頭等大事,其餘都可以靠邊站。

她走到了廚房,做了一碗西紅柿牛腩湯。

她剛要吃,手機屏幕亮了。

屏幕顯示着「蘇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