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嬌妻花樣哄》[替嫁嬌妻花樣哄] - 第7章

時莜萱在心裏默念:他看不見我,看不見我……臉上的熱度才漸漸散去。
餐桌邊,時莜萱端起牛奶使勁灌一大口,正待咽下去,管家開始說教:「大少奶奶,牛奶要小口喝,您這樣顯得粗鄙。」
一大口牛奶都含在嘴裏,要小口咽下去並不容易,時莜萱試了下沒成功,臉卻漲的通紅。
她這副蠢樣子讓管家更嫌棄,管家替自家大少爺不值,她覺得這女人配不上自家大少爺。
於是更加嚴厲:「挺腰,直背,姿態要優雅……」
「噗!」
一大口牛奶全部噴出來,噴了盛翰鈺一臉!
「哎呀,你怎麼回事?」
管家怒視時莜萱,她急忙低下頭,肩膀一抽一抽的。
傭人和管家都以為她是害怕的發抖,但誰都不知道她是在偷笑。
盛翰鈺的樣子太有喜感,吃個早餐還穿西裝扎領帶帶墨鏡,現在狗帶了吧?
白色的牛奶順着他烏黑的頭髮往下淌,淌到黑西裝上留下一道道印記,幾十萬的西裝就算完蛋。
管家從紙抽里拿紙巾要給大少爺擦,盛翰鈺卻抬手阻止:「你去忙吧,誰噴的誰解決。」
……
「哇——」
時莜萱故伎重演,大聲哭起來。
管家剛要呵斥,但見大少爺面色不虞,話到嗓子眼還是咽下去沒敢說。
「扶我回房間洗澡。」盛翰鈺語氣平淡聽不出生氣,卻透着威嚴。
洗澡?
時莜萱臉上剛剛褪下的紅色又重新爬了滿臉,她使勁低着頭,想不被人發現她的窘態,但她同時也沒發現盛翰鈺嘴角上揚,無聲的笑了。
管家看着倆人的背影遠去,大張着嘴久久沒有合上——剛才是大少爺在笑嗎?
至從五年前那場大火後,大少爺笑的次數一巴掌都能數的過來,剛才他居然笑的這麼燦爛?
管家不敢再輕視新進門的大少奶奶,並且還吩咐傭人也不許對大少奶奶不敬。
「給我脫衣服。」房間里,盛翰鈺命令。
時莜萱苦着一張小臉,跟他商量:「用毛巾擦擦行不行?大早上洗澡容易感冒。」
她現在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如果早知道噴他一口牛奶就要伺候他洗澡換衣服

猜你喜歡